名人堂 教育的乡愁(二):乡村教师是乡村教育的希望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8-12
  • 163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小说 >> 文章
简介 名人堂|教育的乡愁(二):乡村教师是乡村教育的希望来源:中国网|作者:王晓霞刘昌|时间:2018-08-21|责编:刘昌中国网教育频道特别策划名人堂·访谈『教育的乡愁』第二期:乡村教师是乡村教

名人堂  教育的乡愁(二):乡村教师是乡村教育的希望

名人堂|教育的乡愁(二):乡村教师是乡村教育的希望来源:中国网|作者:王晓霞刘昌|时间:2018-08-21|责编:刘昌中国网教育频道特别策划名人堂·访谈『教育的乡愁』第二期:乡村教师是乡村教育的希望。 本期嘉宾:王雄,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江苏扬州中学历史特级教师。 牛启寿,甘肃省平凉市教育局局长。

中国网:教师是乡村教育的中坚力量,他们撑起了乡村孩子的希望。 小片结尾说,他们是根,为数千万乡村学龄儿童的未来输送养分,但他们却日益枯萎,枯萎的原因是什么?王雄:我觉得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因素。 第一是谁都想到城市来。

特别是年轻人,他们难以接受乡村封闭而独单的生活;第二是城市也在招人。 一些城市新建学校缺老师,就在乡村挖老师;第三是制度上的因素。

有的地方对农村教师的补贴非常少,也就一百块钱或者两百块钱,老师觉得付出那么多没有价值,也就走了;第四是评职称。 评职称轮不到他,他觉得没希望了,大概是这样。 牛启寿:我调查了一下,特别突出的有两个方面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现在农村学校规模越来越小,城市学校规模越来越大,老师缺的越来越多,招聘教师最公平的办法是考试,一考试农村的好老师就全部走了。

现在好多年轻老师,他们没有扎根农村的愿望,他们在农村学校仅仅是一个“潜伏者”。

另一个原因就是80后、90后老师逐渐成为教学的主力。 80后、90后认同的是城市,不认同农村。 原来农村的老师很稳定,就是民办教师在支撑,他们是本乡本土的人,他们生活和工作的地方都是农村,他们的家在农村。 王雄做客中国网《教育名人堂》中国网:农村教师不断流失,这个问题该怎么解决呢?王雄:我们没有资格说这些人必须留在乡村,因为我们自己在城市。 我觉得除了一些评职称等倾斜的政策以外,就是给予一定的补贴。 江苏省这几年的特级教师评定,真的是大量倾向乡村。

很多城市老师发表的论文,远远超过以前的一些特级教师,但他评不上,因为没有名额了,所以名额大多留给了乡村。 牛启寿:我们也学了外地的经验,有几个省做得非常好,解决了教师本土化的问题。

这就是实行地方免费师范生制度,现在叫地方公费培养制度。 每年高考过后,提前录取分数高的学生,公费培养,然后定向签约分配到农村学校,规定他们服务年限是六年或者八年。

服务年限过了以后才能招考到乡镇或者县城里去。 这样做的优势是,对优秀学生实行了本土化培养,他们的专业素养和专业思想相对来说是比较高的,这对改善农村小规模学校师资不稳定、流动性大、素质不高的现状很有帮助。 牛启寿做客中国网《教育名人堂》中国网:有人说,乡村的衰败就是不可逆的。 目前大概有1/3的家长带着孩子外出打工,还有1/3的家长不愿意孩子接受乡村教育,选择去城市陪读,剩下1/3可能大部分是留守儿童,他们多由爷爷奶奶陪伴,如果我们的乡村教育依然落后,这一部分孩子长大之后对社会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负担吧?王雄:这些恶性事件这两天应该比较集中。 其实就是你给了他苦难的童年,他就用苦难的结果回报你。

这样的结果是每个人都不愿意看到的,但是我们每个人都受伤。

我们觉得一个好的社会,一个真正开放的、宽容的社会,一个现代的社会,一个文明的社会,就是要看对最弱一部分人的关怀有多少。 《礼记·大同》篇里这样讲的,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这是中国儒家的理想。 在中国古代文明中,村庄的功能不光是教育,也有社会保障、环保等方面,在整个区域的大家族承担着责任。 但是我们现在村庄已经不是这样了,重建就非常紧迫,而教育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中国网:很多农村孩子说长大了想当老师。 可能他们最熟悉的职业是教师,但是不乏有些孩子希望从乡村接受教育,走出来再反哺乡村。 未来乡村建设是不是要靠在乡村成长的这部分人?王雄:我觉得如果有这样的心愿特别好,我们确实需要这样的人回到自己的乡村做教育。 我知道的像“为中国而教”这样的机构,他们就在做这样的事情。

但是我们不能寄希望于这些少数的有情怀的人,应该是整个城市发展了以后,有一部分富裕的阶层他们愿意重新回到乡村,重新来发展乡村。

很多国家都是这样的,这应该是一个主流的方向。 《教育名人堂》节目录制现场结束语小规模学校看似离我们很远,其实也很近,它和我们每个人都息息相关。 小规模学校可能在日渐消失,它有很多困境,但正因为有这样的困境,我们看到了有这些小规模学校的建设者,他们在建设和发展着小规模学校,也为农村文化带来希望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