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读书笔记:说李煜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13
  • 124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小说 >> 文章
简介 浮生是梦身是客——说李煜安徽涡阳四中傅森浪淘沙李煜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 罗衾不耐五更寒。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关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流水落花

暑假读书笔记:说李煜

浮生是梦身是客——说李煜安徽涡阳四中傅森浪淘沙李煜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 罗衾不耐五更寒。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关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都说“亡国之音哀以思”,昨日的江南华景、繁华人世,如今都成了昨夜烟尘,幻化而不可忆也!这首《浣溪沙》是李煜归降宋室后,思念故国的感慨之作。 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引《西清诗话》载:“南唐李后主归朝后,每怀江国,且念嫔妾散落,郁郁不自聊,尝作长短句云‘帘外雨潺潺’云云,含思凄婉,未己下世。

”李煜(字重光)是元宗李璟的第六子,初名从嘉。

本来南唐的王位不该由他来继承,李煜的兴趣更多的是在音乐和文学,兼好佛理,当然,江南美景蕴育的如花美眷,也让年轻的王子神迷魂荡。

但文献太子早卒,于是重光就被立为太子,建隆二年(公元961年)嗣位,而就在上一年,公元960年,宋太祖赵匡胤已经在开封城里登上御座龙墩,建立了宋王朝。

宋朝的强大威慑力,时刻震撼着偏安于金陵的南唐小朝廷,但是,李煜的政权仍然苦苦支撑,惨淡经营了十五年,终于在开宝八年(公元975年),宋将曹彬攻破金陵,李煜被迫出降——“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破阵子》)明年,移至京师(开封),封“违命侯”。 “违命侯”是个屈辱的称谓,是武夫赵匡胤对隔江对峙,迟迟不肯归顺的风流皇帝李煜的惩罚,犹如《水浒传》中豹子头林冲脸上被刺的屈辱的印记。 李煜虽说归降了赵匡胤,但赵匡胤对李煜的警惕一刻也没有放松,所谓是“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眠?”李煜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严密监控之中。

据宋王铚《默记卷上》所录,徐铉是南唐旧臣,也归降了宋朝,赵匡胤对徐铉采取的是拉拢和打压的双重手段。 一日,赵匡胤突然问徐铉:“曾见李煜否?”徐铉对曰:“臣安敢私见之。

”赵匡胤说:“卿第往,但言朕命卿往见可矣。

”徐铉不敢违命,只好去见李煜。

李煜的住处,只有一名老卒守门。 徐铉说:“愿见太尉。

”老卒说:“有旨,不得与人接,岂可见也?”徐铉说:“我乃奉旨来见。 ”老卒往报。

徐铉进入李煜住处,在庭下站立了很久,李煜并没有马上出来与他相见。

老卒进去,拿了一把旧椅子出来让坐,徐铉赶忙说“但正衙一椅足矣。 ”一会,李煜出来和他相见了,只见后主穿着道服,戴着纱帽,徐铉赶忙施礼相拜,李煜快步下阶,拉住了徐铉的手登上堂来。 徐铉依然施宾主之礼,李煜说:“今日岂有此礼!”徐铉只好偏身坐在椅子角上,以示恭敬。 但是,旧日君臣在此种尴尬处境下相见,竟一时没有话说,李煜忽而放声大笑,但马上就又默然无声了。

过了一会,忽然长叹一声道:“当时悔杀了潘佑、李平!”徐铉无言以对,只好干坐着,一会告辞。 徐铉刚从李煜那里回来,赵匡胤马上就把他召去问话:“后主何言?”徐铉不敢隐瞒,只好如实告知。

不久,就有了秦王赐“牵机药”给李煜的事情发生了。

“牵机药”是一种诡异的毒药,据说服下后,前却数十回,头足相就,如牵机之状,极其痛苦和恐怖。

也有另外一个版本,说后主在赵匡胤给他安排的住所里,七夕的晚上,叫故妓作乐,声音飘出宅外,激怒了赵匡胤,加上他演奏的又是“小楼昨夜又东风”之句,于是,赵匡胤终于对他下来毒手。

其实,是那件事引发的李煜丧命并不重要,因为从他仓皇辞庙,狼狈北上,来到东京的那一刻起,作为后主的“李煜”就已经死去了,纵使赵家皇帝不给他剧毒的牵机药,李煜的死法也仍然可以有很多种,但结局都会只有一个——屈辱和卑下不会让胜利者产生恻隐之心,在权势斗争面前,只有死亡法则是永恒的。

而且,我想,武夫赵匡胤不能容纳李煜的原因除了权势争斗的本能外,还有潜意识里深深的自卑:他从心底不能接受风流蕴藉的、有着优秀文化修养的李煜的存在!当他自己还是一介粗俗的武人时,李煜已经在锦绣成堆的金陵城里,享受着一种高品位的优雅生活;除了自己现在拥有生杀予夺的大权外,无论从哪个方面讲,他在李煜面前都永远是那个出身卑贱的粗俗的武夫!好在自己眼下夺得了天下,可以随意处置这个只会玩高雅的李姓王子了——“我可以随时叫你李煜死得很难看!”这是否也是一种人性之恶?于是,李煜必须得死。 李煜死于宋太宗赵光义太平兴国三年(公元978年)七月七日夕,年四十二。 李煜统治南唐的十五年,专以爱民为急,蠲赋息役,以裕民力。 卑事中原,不惮卑屈,境内赖以少安者,十有五年。 当他的死讯传至江南,父老有巷哭者。

李煜在江南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

江南的迷离烟雨,掩映着浮屠塔庙,梵音缭绕,香烟袅袅,在僧尼的曼妙吟诵中,李煜在虚幻中麻醉着,他渴望他虔信的佛祖可以保佑他的政权和他的子民。

年轻的周后,舞姿依然是那么的轻盈婀娜,她的琵琶弹奏得真是铮铮錝錝,天下一绝呵!这时的李煜,不断地为周后谱着新鲜的曲子,不断地为周后填制着精致的小令……他本是风流才子,他误作了人主。

后主的词,如纳兰容若所言,不同于“花间”的典雅,不同于一般词人的“适用而少质重”,李煜的词“兼有其美,兼饶烟水迷离之致”(《渌水亭杂识》)。 有人说,李煜词“粗服乱头,不掩国色”(《介存斋论词杂著》),有人评“莲峰居士(后主别号)词超逸绝伦,虚灵在骨。

芝兰空谷,未足比其芳华;笙鹤瑶天,岂能方兹清怨?”(《半塘老人遗稿》)王国维先生也说:“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变伶工之词而为士大夫之词。 ……词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 故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是后主为人君所短处,亦即为词人之长处。

客观之诗人,不可不多阅世,阅世愈深,则材料愈丰富,愈变化,水浒、红楼梦之作者是也。

主观之诗人,不必多阅世,阅世愈浅,则性情愈真,李后主是也。 ”(《人间词话》)王国维先生这番话,可谓品评深刻。 道出文学创作的精髓。 斜月,深院,梧桐,清秋,断鸿,流云,雕栏,朱户,逝川,清泪……这是李煜的世界,也是我们的世界。 这世界是虚幻的,亦是真实的,它会让我们恍惚之中淡忘了何处是欢颜,何处是泪痕,何处是欢会,何处是离散,纵使亦真亦幻,到底也归于“浮生是梦身是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