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回 血战长空(一)沧狼行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9
  • 89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小说 >> 文章
简介 而红花鬼母就比较惨了,先前被天狼一招天狼灭世斩,直接击破了防御和护身气劲,硬顶的这一下让她喷血而飞,幸亏公冶长空飞身出击,逼得天狼舍了自己,但她仍然是离二人交手位置最近的人,刚刚落地,还没来得

第三百三十五回 血战长空(一)沧狼行最新章节

而红花鬼母就比较惨了,先前被天狼一招天狼灭世斩,直接击破了防御和护身气劲,硬顶的这一下让她喷血而飞,幸亏公冶长空飞身出击,逼得天狼舍了自己,但她仍然是离二人交手位置最近的人,刚刚落地,还没来得及站稳,又是一阵绝大的气浪来袭,本能地举起双手一挡,又被震得飞了出去,这一回直接在空中带出一蓬血雨,重重地摔到二十多丈外,以手掩着心口,剧烈地咳起血来。 尘埃还没有落定,巨大的烟尘中却传出了“乒乒乓乓”不绝于耳的兵刃相交之声,而透过那重重的尘雾,众人隐约可见一红一蓝两个身影,正搅在一起,杀得难解难分。

天狼的嘴角挂着长长的血迹,而鼻孔与耳朵也在微微地渗血,手中的斩龙刀已经变成了那蓝白相间的原色,红光几乎消失不见,而他的胸前衣服也完全被打碎,贴身的胸甲被完全击成了粉末状,露出了长满了浓密的胸毛,此外遍是刀疤剑痕的前胸,两块发达的胸大肌上已经是鲜血横流,右胸口被生生地砸地陷进去一小块,显然是被那钢球所伤。

而公冶长空的情况更惨,刚才胖胖的脸已经完全扁了下去,而衣服碎得一片一片,只有一条贴身的短裤还挂在身上,露出了一身白花花的皮肤,皮肤上则是青一块紫一块,俱是刀痕爪伤。

五六条新鲜的伤口正向外哗哗地流血,而伴随着他的每一招一式发力,这些伤口处的出血如喷泉一般。 两人的脚下已经被轰出了一个直径丈余。

深达五寸的大坑,坑里焦黑一片。 显然是被两人的可怕内力所烧制,两人的脚踝都陷在坑里,几乎无法行动,只能原地以兵刃互搏,你一拳我一刀。

你一球我一爪地硬碰硬较。

两人的拳爪功夫也都是上乘,天狼因为内力消耗过巨,无法支持自己同时使出屠龙掌法与天狼刀法,于是只能右手继续以天狼刀法的一些低内力消耗的巧招格挡公冶长空手中双球,左手则以黄山折梅手对公冶长空进行攻击。

而公冶长空刚才那一下也是全力暴击,所有的内攻斗气几乎都在那一下硬碰硬的撞击中消耗殆尽,两人几乎落在了一处,又因为脚下同时陷入了地底的坑中。 无法抽身,而只能这样近身肉搏。 公冶长空的双手铁球虽然威力强大,但在这近身格斗中却失之笨重,虽然趁机击中了天狼胸口一锤,但自己也被砍了四五刀,中了十余记拳爪。

若不是他天赋异禀,皮粗肉厚,一身硬气功如铜墙铁臂一般。 再加上天狼的内力难以为继,又是用了一大半气劲在护身抵挡他的两只钢球,换了常人承受天狼哪怕是一小半的攻击。 也早已经吐血不起了。

鬼圣和金不换一看势头不妙,红花鬼母刚刚勉强起身,强撑着开始打坐运功,暂时已经退出了战斗,而公冶长空与天狼这样拳爪相搏,也是已现败势。 若是自己再不上前帮忙,只怕要生生折在天狼手上。 二人心急如焚,也不等那波气浪完全平息,就飞身而上,试图冲进十余丈外的战圈中心帮忙,却是被万震和端木延,刘黑达三人看出意图,也收了防御招式,冲上前将两人生生挡住。 万震的洞庭玉箫法变化莫测,奇巧精绝,加上其因奇遇而练就的一身阴寒内力,完全无惧鬼圣的阴风掌,刚才打起来就已在百余招内占了上风,这会儿趁着鬼圣分心他顾,更是占尽优势,不到十余招,就逼得鬼圣连连后退,鬼面杖法已显散乱,几乎攻出一杖,却要挡万震的三招,劣势尽显。

另一边的金不换也好不到哪里,他的武功与端木延在伯仲之间,但端木延身边多了个刘黑达,总是趁着二人全力正面相搏之时走奇门离位刀出偏锋,几次弄得金不换手忙脚乱,连衣服也被划破了几道,只得守紧门户,但求自保,根本顾不上自己的妻儿了。 圈中的二人又是四五十招相搏,天狼虽然周身鲜血四溢,但这一身凛然的气势却随着周身的红气流转速度的加快而越来越强,刚才天狼胸前被钢锤重击的那一下是最难受的,几乎无法发力,而刀也差一点掉到地上,幸亏公冶长空这一下也是放弃了防守的全力一击,自己的一刀两爪反击也是刀刀见血,拳拳到肉,生生击破了他的护体气功,把他一身钢板似的皮肤打得如同面团儿一样软了下去。 接下来百余招的相持与肉搏是最艰难的,两人这时候几乎都是全无内力地搏斗,只凭招式,而不再有内力,天狼毕竟武功要高出公冶长空一些,而天狼劲更是天上至霸至邪的内功,只要对方的压力稍减,内劲的流转速度就会加快。

一百多招下来,天狼周身的红气已经重新弥漫开来,压过了公冶长空的一身蓝气,而他伤口中流出的血一冒出来就被灼热的内力蒸发,也不知道这周身的红气是气劲还是血云。

又是斗得二十多招,天狼的左手一招可堪折梅,右手天狼刀突然缩小一截,变成二尺左右的柴刀大小,在手中迅速地一道旋转,刀势转环不绝,如飞旋的利刃,直取公冶长空的咽喉。

公冶长空这时候双臂已经酸痛难忍,两臂如挽千斤之力,而脸上的表情也根本不复一开始参战时的那种兴奋与激动,拖着两道鼻涕,在那里一边出招一边号陶大哭,不停地哭爹叫娘,完全不象是顶尖高手在以命相搏,倒是象三岁的顽童打架打输了以后在哭鼻子。

但公冶长空毕竟在武学上是奇才,是顶尖高手,武者的本能早已经进入了他的血液与灵魂之中,眼见对面那柄削金如泥的宝刀,泛着红红的血光,化成一道血红的转轮,向着自己的脖颈处飞速地切来,连忙两只钢球一震,左手的钢球去硬顶斩龙刀,右手的钢球则如流星一般地击向天狼裸露的左胸,逼天狼回救。

天狼哈哈一笑,对方的反应早在他的预料之中,现在公冶长空内力不继,已经无法与自己硬碰硬了,只能用这种围魏救赵,攻自己所必救之法来缓解压力,这也早在天狼的意料之中,虽然已方其他三人已经占了上风,但在一边调息的红花鬼母始终让他心有余悸,就连万震和端木延也不能让他完全放心,尽早解决掉公冶长空,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永远是最靠谱的办法。 天狼陷在坑中的右脚重重地向地上一运力,气劲从自己的左胸直贯足底,浑身的皮肤一下子变得坚逾钢铁,生生鼓足十二分的天狼护体劲,硬拼着受这一下。 “呯”地一声,公冶长空的右手钢球重重地击在天狼的左胸,天狼只觉得又是一只巨大的铁锤狠狠地砸中了自己,眼前一黑,跟刚才一样金星一阵乱冒,嘴一张,“哇”地一口鲜血喷得公冶长空满脸都是,而自己的左胸肌处,则陷下去了深达寸余的一个小洞。 可公冶长空左手的钢球被天狼那飞速旋转的斩龙刀刃迎头斩上,这一回公冶长空的左手只是格挡,用力不到四成,钢球几乎没有任何蓝光闪现,被红得发烫的斩龙刀象切豆腐似地,生生把这枚几十斤重的钨金钢球从中切成两半,若不是他手缩得快,只怕连左手也会被齐腕切掉,而他周身的蓝色气劲,也一下子消失不见,连肌肉也变得松松垮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