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疯言疯语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8-05
  • 48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小说 >> 文章
简介 “新的产品?”张炎不知所措,他是来参加研讨会的,本不清楚还要带产品,错愕的望向一旁的夏殇。 “张炎,中医工会的研讨会又称作为产品会,只有研制了有价值方的人员才可以上台演讲并据方的实用得到

第二百三十七章 疯言疯语

“新的产品?”张炎不知所措,他是来参加研讨会的,本不清楚还要带产品,错愕的望向一旁的夏殇。

“张炎,中医工会的研讨会又称作为产品会,只有研制了有价值方的人员才可以上台演讲并据方的实用得到相应的回报和升迁的机会。

”“来的时候你怎么不跟我说,也好让我准备一下。 ”张炎心有不满的。 夏殇看着张炎临危不乱,自信满满的样子以为自己爷爷告诉了张炎,对于张炎的不满只能报以同,似乎忘记了张炎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不让她嫁给商家的人。 “怎么,难张炎医生没有研制出可以上的台面的产品,真是有些可惜,本来大家还对你报以厚望,看来你要让大家失望了,夏老看中的人也不过如此,既然没有产品,请入座吧!明天的研讨会你可以观摩一下,对你有莫大的帮助。

”总算出了一口恶气,望着张炎吃瘪的样子,徐永一脸的得意,一个还没有张齐的臭小子居然敢和自己斗,简直是自寻死路。

“谁说我没有,我研发的产品只要一面世,绝对可以轰整个襄市,不对,是轰全,轰整个世界。 ”不管是徐永和在座的医学界同仁,就算是一旁的夏殇也有些不相信张炎所说的话,这简直就是白做梦,夏殇在一旁好心的提醒:“张炎,这个时候可不能说大话,要是被徐永抓到了把柄,一定会更让你难堪的。 ”张炎不理会夏殇的劝阻,子缓缓的近徐永邪笑:“徐会长,你作为中医工会的会长,想必也研制了不错的产品,不知可不可现在给大家展示一下,要是没有研发新的的产品,这会长的位置是不是该换人了。 ”“哼,我当然研制了最新的产品,但我不会像你一般大话连篇,若是你的产品真的能够轰全,我的位置就让给你来做。

”“我没有听清楚,你刚才说什么?”手掌放在耳朵旁,张炎故意的再次问。

“若是你研发的产品可以轰全,我的位置就让给你做。 ”“各位医学界的同仁,你们可听清楚了,这是徐永会长亲自说的,我可没有他,若是明天研讨会上我能够拿出轰全的产品,大家一定要为我作证!本来我对中医工会会长的职位不是特别的在意,既然有人愿意让位,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呵呵,你要是真的能让中医工会一炮而红,我们当然不会介意由谁来做这个位置。

”张炎扫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发现他们都没有开口,声音竟然是从后传来的,转望去,只见一个年级大约三十岁的男子出现在会议室的门口,一笔直的西装,短寸头,皮肤净,材魁梧,给人一种非常健壮的感觉。 “会长,你怎么来了?”见到门口的男子,徐永从转椅上起恭敬的喊。 “会长,难不成他就是中医工会的正会长,怎么看起来也是那么的年轻”张炎心里十分的好奇,不明白如此年轻的男子怎么会坐上中医工会的会长,从徐永恭敬的样子来看,后的黑衣男子才是中医工会的掌舵人。 “这位医学同仁,若是你真的可以研制出轰全的产品,别说徐永的位置,就连我的位置都可以让给你。

”西装难自己语出惊人,态度温顺,让张炎感觉非常的平易近人,而且脸上始终挂着微笑。 “好,既然有人做主,事就这么定了,反正今天是来报的,既然已经报完了,那么我也该走了,对了,明天在什么地方召开研讨会!可别错过了时间,对于中医工会正会长的位置我没有兴趣,我就喜欢副的。

”“明天中午十二点,金茂酒楼,到时候只要你能拿出轰有效的产品,我敢保证,中医工会副会长的位置就是你的。

”西装男子笑着回到。 “就这么定了,我会准时前往的,夏殇,我们走吧!”“会长,你真的决定了。

”徐永不甘的问。

“当然,这也不是你和张炎之间的约定吗,希望你明天的研讨会可以拿出不错的产品应对,要不然中医工会副会长的位置你就别想坐了,好了,你们继续讨论吧!我还有些事要做,就不打扰各位医学界的同仁了。

”等张炎和会长离开之后,徐永坐在转椅上,已经没有了心开会,本来是来灭张炎威风的,可是最后自己却成了刀下亡,但徐永相信,张炎就算是在厉害也不可能在一天的时间内研制出一种产品来,除非有一个可能————张炎不是人。

“阿嚏,阿嚏。

”刚走出中医工会的大厦,张炎的嚏就接二连三的打了出来。

“奶奶的,一定是徐永这狗的玩意在背后骂我,哼,等着瞧,中医工会副会长的位置一定是我的。

”“张炎,你真的已经研制出了轰全的产品吗?”夏殇有些担忧的问,虽然早已经知张炎是炎丹的发明人,可刚刚他自己明明说没有准备,难不成张炎想在一天的时间就研制出一种产品吗?“没有!”张炎果断的回答。

“你刚刚不是说明天要拿着轰全的产品去参加研讨会吗?”“是!”“没有产品怎么去参加,怎么去演讲!”“放心吧!我们不是还有一天的时间吗?”“张炎,难你真的想用一天的时间久研制出一种轰全的产品吗,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夏殇吃惊的喊。

“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到时候你就等着为我接风洗尘吧!等我做了中医工会的会长,秘书的职位一定留给你,这样你觉得满意不?”张炎满脸自信的说。

若是张炎不是在开玩笑,他一定是疯了,只有疯子才能说出这样的疯言疯语来,担忧的问:“张炎,你不会是病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