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三十三回 表白沧狼行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7
  • 136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小说 >> 文章
简介 凤舞叹了口气,幽幽地说道:“当时主公的神功未成,哪是徐林宗的对手?凤舞天天看到主公练功,对你的武功非常清楚,你绝不是他的对手,若不是骗得他信了老主公才是真正的高手,他只怕早就会直接出手制住你们

第一千九百三十三回 表白沧狼行最新章节

凤舞叹了口气,幽幽地说道:“当时主公的神功未成,哪是徐林宗的对手?凤舞天天看到主公练功,对你的武功非常清楚,你绝不是他的对手,若不是骗得他信了老主公才是真正的高手,他只怕早就会直接出手制住你们了,就算你们知道了徐林宗的存在,也是没有任何应对之法,只能白白地因为慌乱而露出破绽,所以凤舞就隐瞒了此事,终于拖到了主公神功大成。

”耿少南咬了咬牙:“我天狼刀法大成,足可以与徐林宗一战,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你仍然不告诉我呢?你又在等什么?”凤舞平静地说道:“当时主公神功虽初成,但仍然没有强过徐林宗,更重要的是,你的心思完全是在夫人的身上,而夫人对徐林宗的挂念,你很清楚,如果你跟徐林宗真的动手,大战,那你所做的一切事情,夫人都会知道,你觉得在武当的时候,要是她知道你伤了你爹,杀了掌门,还害了徐林宗,她还会跟你走吗?”耿少南默然半晌,叹了口气:“也难为你想得这么细致了,可是徐林宗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你吗?当他发现我师父并没有这么高的武功,应该就知道你一直是在骗他了吧,为什么没有对你下手?”凤舞摇了摇头:“他也是直到老主公出手刺杀黑石道人的时候,才知道老主公的真实功力的,因为老主公练功从来是在掌门秘室里闭关修炼,他没办法象在野外看主公这样,暗中偷窥,所以当他发现上当之后,就赶过来抓你,却没有想到主公的神功大成,连他也无法胜过了。 ”耿少南点了点头:“怪不得我暴露的那次,他自信满满,不过,凤舞,那次我居然会给辛培华一直跟踪,这难道不是你安排的?”凤舞幽幽地说道:“不错,此事确实是我的安排,辛培华一早就在那里了,因为我知道主公一定会过来问罪我玉佩的事情,你的那块染血玉佩,是我给徐林宗的,因为,我只有这样做,才能稳住徐林宗,才能让主公你下山。

”耿少南钢牙紧牙,双手握成了拳头:“你终于承认了,这个局,是你和徐林宗一起布下的,凤舞,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口口声声说要忠于我,甚至说爱我,难道这就是你忠于我的方式吗?”凤舞的银牙一咬,厉声道:“不错,是我安排的,我是想弄得你走投无路,最后只能逃出武当,无论是你,还是老主公,还是陆炳,大概都把我当成了一个没有感情,只会执行的机器,一个杀人工具,但你们可曾知道过我的感受?”耿少南一言不发,默默地看着凤舞,她的美目之中,泪光闪闪,说道:“我是人,不是一个机器,不是没有感情的动物,从小到大,我一直在默默地注视着你,就象你一直在默默地注视着何娥华一样,你不知道我有多嫉妒她,你在给她雕那些木像的时候,我心里无数次地对自己说,你要是能跟我雕一个,哪怕一个,我这辈子死了也甘愿了。

”“你喜欢何娥华是因为看她可怜,看她一直追求徐林宗而不得,那种因怜生爱的感觉,你最清楚,我这里和你一模一样,我看着你给何娥华折磨得那样心神俱伤的样子,我的心都碎了,我无数次地在心里呐喊,她不要你,我要,我会用我的温柔,抚平你所有在她那里受的伤害。

”耿少南轻轻地叹了口气:“你这又是何苦,起码师妹还知道我一直在等她,在关注着她,可是我连你的存在都不知道,你这样只是在空等啊。 ”凤舞激动地说道:“感情的事情,哪有什么空不空的?难道你对何娥华,就不是空等了吗?我一直以为总有一天,何娥华会嫁给徐林宗,当她成了人妇,你还会那样等下去吗?到了那个时候,我总会有机会的。

”耿少南咬了咬牙:“所以从一开始,从你在巫山派故意害我,挑起两派之争,不仅仅是因为我师父的安排,而是你要断了徐林宗和屈彩凤之间的可能,让徐林宗回头娶我小师妹,这样你就有机会了,对不对?”凤舞闭上了眼睛,一滴珠泪从她的眼角滚落,她点了点头:“是的,这是我当时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了,老主公要我挑起两派冲突,只是为了让巫山派四面楚歌,只能求助于锦衣卫,而陆炳正好趁机夺取锦囊,要做到这点,我不需要置你于死地,但如果不是做到这点,又怎么能让徐林宗和屈彩凤相爱相杀,彻底翻脸呢?徐林宗要掌握武当,就只有娶何娥华,这也会断了你最后的念想。 ”耿少南叹了口气:“女人好可怕,真的是为了爱,会做一切的事情,凤舞,你当初就为了这事,不顾一切地害我,到了武当以后,你仍然没有改,仍然是想拆散我和师妹,对不对?”凤舞咬了咬牙,睁开了眼睛,大声说道:“对,何娥华不值得你爱,你为她付出了这么多,她心里仍然对徐林宗念念不忘,在她的心里,早已经把徐林宗当成了自己的丈夫,一个女人,跟一个从小到大跟自己合练剑法,肌肤相亲,又跟自己拜过堂的男人,你知道是什么感觉吗?”说到这里,凤舞幽幽地叹了口气:“你不知道的,耿少南,你永远不理解女人的心思,就象刚才那样,你觉得你吻了屈彩凤,只是小事,没有跟她真的做了夫妻,就没有大碍,可是你知道不知道,那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对女人来说,身体的接触,就已经能决定她的心,就算你事后得到了何娥华,在她的心里,等于是改嫁,她的心,仍然是在徐林宗的身上。 ”耿少南厉声道:“不对,师妹是爱我的,她离不开我,我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来,我跟她不止是那种名义上的夫妻,她的心是我的。 凤舞,连你自己也这么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