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 爱嗑瓜子的泡沫栗鼠口袋之数据大师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8
  • 27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小说 >> 文章
简介 “一根飞奔的箭头!一根柔韧的箭头!一根思考的箭头!”“——那就是,现在的我们!”“越过绿山,穿过白云,成为箭头,向着荒野前进吧!!”哐当,哐当,哐当,随着车内音乐的响起,一列看上去极具历史气息

第六百五十五章 爱嗑瓜子的泡沫栗鼠口袋之数据大师最新章节

“一根飞奔的箭头!一根柔韧的箭头!一根思考的箭头!”“——那就是,现在的我们!”“越过绿山,穿过白云,成为箭头,向着荒野前进吧!!”哐当,哐当,哐当,随着车内音乐的响起,一列看上去极具历史气息的老旧红皮火车在单行轨道上缓速前行。 四周尽是崇山峻岭,远处还有雪顶点缀其中,一颗颗仿若松树般的伞松就伫立在轨道两边。

这种树生命力极其顽强,从下到上层层叠叠,如同一把大绿伞,故名“伞松”。

其一到冬天,便能结出数量不少的褐色树果,味道涩而苦,但充满营养,往往是救命食粮。

因此,也有一句谚语,“苦涩方是生命之味”,这句话指的便是伞松树果。

轨道两边则是泥土与青草混杂之地,一看便知,已经长时间无人打理。

灌木丛中,随着草叶震动,一只泡沫栗鼠抱着一颗颜色亮红透青的树果蹦跳了出来,它两只大耳朵抖动不停,骨碌碌转的黑眸中满是探寻之色,想必是听到了声音耐不住好奇心跑了过来。

而这时,一辆如同长龙般的奇怪之物映入泡沫栗鼠的眼中,它也不害怕,反而歪了歪头,呆然的看着火车逐渐接近,又“哐当,哐当,哐当”的向着远方驶去。 “唭啦……”泡沫栗鼠娇小的脑海中满是问号,它目送火车消失,可爱的眨了眨眼睛,白灰相间的尾巴拂动着沾灰的青草,无意识的将其表面的灰尘拭去,“唭啦……咪?”上次记得远处高地的爆炸头水牛撞毁了一辆,上上次山中居住的庞岩怪一发破坏死光便轰了上去,上上上次正巧有一只胖丁唱歌……多得简直记不清。 山中讨厌那种铁长龙的神奇宝贝数不胜数,毕竟睡觉的时候被打扰到,论谁都会心情不好。 如果是人的话,顶多瞪一眼嘟囔两句,但换做神奇宝贝,它们更愿意赏你一发。

泡沫栗鼠擦了擦树果,“咔嚓”一声咬了一口,“唭啦咪!!”好甜!!它幸福的捂着脸眯起了眼睛,长尾雀跃的摆了摆。 很快,它便意识到了什么眼睛一亮!“唭啦咪!!”高昂的声音顿时响彻在森林中。

******************涂了一层红皮以旧充新的老火车配着自己的新司机一路向西。 至于老司机去哪儿了?自然是翻车了。 老开车,车自然会翻,这很科学,也很社会。

“红天鹅”号第三车047号便是殿一行人与兽的座位。

是,人与兽!你没看错,也不是为了多几个字,实在是神奇宝贝也需要买票的。 真想把精灵球砸了!售票大厅为了抓住逃票的训练家,还专门放了一台“验精灵球机”,可以辨别是有货的还是空心的。

人家还振振有词,这是为了广大旅客的安全。

谁知道你精灵球放的神奇宝贝还是别的什么危险物件。

发明这一点的人简直是剥削界的天才,因为精灵球中有时间装的还真不一定是神奇宝贝,至于是什么?咳咳咳,这一点因人而异,着实不好说。 哪怕你当面放出来,然后再收回去也没用。

人家售票的还有办法!例如,你带的是瓦斯弹吧?得交安全费用,谁知道你的瓦斯弹会不会喷瓦斯。 你带的是皮卡丘?会掉毛!没错,皮卡丘也是有毛的。

你带的是梦妖?大爷您进!总而言之,必须交钱!人有人票,兽有兽票,票票不同价,简直跟菜单一样。

这样的火车局不衰败简直没有天理!!火车内的布局很简单,一侧是过道,另外一侧则是座椅。 唯一要说好的话,过道与车壁都是红色的,看着比较喜庆。 此刻第三列火车上没有多少人,少的可怜。

至于其他车厢是否有人,这一点殿也不知道。 毕竟,这种古式火车,车厢与车厢完全是分开的,不可能四处乱逛。 过道中,冰六尾追着波克比来回跑动,毽子绵则恬然的跟在后面。

座椅上,小霞的目光满是新奇,一看就是很少坐火车,跟小孩子没什么差别。 她目光看着窗外,眼光一亮,“好可爱!!那只灰色优雅的神奇宝贝就是合众地区特有的泡沫栗鼠吧,真想收服它!!”小霞双手捧心,相当的钟意。 “泡沫栗鼠表面的整洁是靠分泌的油层实现的,抱起来的话不是很舒服,而且——”“——这种神奇宝贝天性讨厌水。

”殿一边给怀中踢着小脚哼着歌曲的拉鲁拉丝梳头发,一边揉了揉僵硬的腿部,大嘴娃正趴在上面小憩。 与此同时,他肩膀也不能动,拉帝亚斯侧着头依靠在其上,同样属于一上车就睡觉的类型。

“是么,可惜了。 ”小霞说着瞄了一眼殿,内心感叹了一句,不愧是神奇宝贝学者,知识的确渊博。 然而,私生活不检点。

请原谅小霞,她在道馆寂寞得可怜,自从展示了一下mega暴鲤龙后,便没什么新人训练家愿意过来了,业界毒奶。

所以日常工作便是刷新娱乐新闻,其他的没记多少,关于头脸人物记忆犹新。 殿=私生活不检点;米可利=本子王;大吾=妇女之友……想到这里,小霞突然心虚的瞄了一眼殿,貌似有本子?可怕的妇女之友协会。 就在这时,小霞余光一瞥,发现从轨道边突然蹦跳出了许多只泡沫栗鼠,正在……“殿先生,好多泡沫栗鼠,它们在——”她话没问完,便感觉火车上下抖动了起来,就像是碾压到了异物一样。

殿手一抖,梳子便挂到了拉鲁拉丝的绿发,顿时哭泣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响起,“殿殿,疼!头发可是女性的生命!!”殿面无表情的将梳子收回,然后安抚了一下拉鲁拉丝,递过去了一包大福饼,“泡沫栗鼠?它们要嗑瓜子。 ”有牙之辈都喜欢嗑瓜子,所以泡沫栗鼠也不例外。 但总有一部分瓜子壳太坚强怎么办?人类有工具,泡沫栗鼠有火车。 放在火车轨道上不就行了,至于脏不脏,人家不嫌弃。 殿感受着上下晃动,仿佛能散架的火车,嘴角抽了抽。 之前坐火车,从来不买保险,纯粹浪费钱。

而现在坐火车,人家绝不卖保险。

这就跟之前的火车不卖晚点险一样。

傻子才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