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文艺》2019年第7期|杨献平:悬崖上的蜂蜜(8首)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8-11
  • 29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小说 >> 文章
简介 羊们在头顶,高坡俨然万物苍天与宿命牛笨拙,只能欺负低岭一个孩子,阳光与杂草之中岩石的蹲坐、斜躺。 村庄以炊烟的口吻制造人间剧情。 那时候很少有人去世只是别村的唢呐,白色孝衣哭灵的人

《长江文艺》2019年第7期|杨献平:悬崖上的蜂蜜(8首)

羊们在头顶,高坡俨然万物苍天与宿命牛笨拙,只能欺负低岭一个孩子,阳光与杂草之中岩石的蹲坐、斜躺。

村庄以炊烟的口吻制造人间剧情。 那时候很少有人去世只是别村的唢呐,白色孝衣哭灵的人们,咽喉红肿,鞭炮齐鸣月光照耀露珠,也偏爱积雪好在有羊和它们的肉体,牛总是卧倒牲畜们反刍白昼,把草根、荆棘当幸福享用那是公元八〇年代的南太行我少年的人间片场。

一个孩子与山坡相依为命和草木同气连枝,多年后我不再怀念只痛心,自己为什么长大爷爷奶奶相继没了,再后来是父亲这一辈如今我再回去,无论走动还是躺下总有风,从屋顶蹿到骨髓疼痛和恐惧,使得我四肢发麻,灵魂打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