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零九章 不掺合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2
  • 132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小说 >> 文章
简介 京中朝局将有变动,不知这变动是什么?林延潮心底揣测着问道:“回京?”高淮点点头问道:“先生,难道此心不愿回京?侍奉圣驾?”“那倒不是,只是回京……”林延潮言语中有几分踌躇。 高淮见如此,

九百零九章 不掺合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京中朝局将有变动,不知这变动是什么?林延潮心底揣测着问道:“回京?”高淮点点头问道:“先生,难道此心不愿回京?侍奉圣驾?”“那倒不是,只是回京……”林延潮言语中有几分踌躇。 高淮见如此,立即问道:“先生莫非是担心回京担任何官?”林延潮点点头道:“这是考量之一。

要知道眼下朝堂有不利于我之风声。 若是回京,恐怕……还有同在翰苑的赵兰溪,之前得罪江陵公,也是与我一般被贬,去任解州同知,眼下江陵公虽不在位,但也只是南京太仆寺丞。 ”“还有张新建,也是开罪张江陵,被贬为徐州同知,现在为南京尚宝丞。 他们二人都没有调回京师,若我回京师,恐怕朝堂上会有非议,”赵兰溪就是原翰林院侍读赵志皋,张新建就是原翰林院侍讲张位。

这两个人都是当年张居正丁忧时,与王锡爵一起冲到张居正家里大闹的两位翰林。 当时众翰林逼宫,逼得张居正拿了刀子以自尽相威胁。 堂堂权相落到这个地步,也是很窝火的事。

那件事后,王锡爵以探亲守制为名,挂冠而去,既用实际行动打了张居正脸,也是避祸。

而赵志皋,张位他们就都被算账了。

二人一起贬为同知,现在张居正挂了一年半,二人也只是调至南京任闲职。

尚宝司丞、太仆寺丞虽说是清流,但也只是正六品,与当初侍读,侍讲的风光不可同日而语。 所以说这两位兄弟,与林延潮可是同病相怜,一并从翰林讲官,贬至同知。 只是林延潮才贬了一年多,这两位兄弟已是被贬六七年了,至今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京。 高淮点点头道:“是啊,虽说眼下圣心回转,但先生现在若回京大概,也只能如赵,张两位先生那样,先任尚宝丞,太仆寺丞,待过数年,大概就可以回翰林院。

”“但就算如此,也算是回到京师了,在陛下身边,如果稍有功劳,被陛下看在眼底,那么回翰林院也是迟早。

”尚宝丞,太仆寺丞这样的官职,在官场里被称为升转之阶。

因为名和权不可能一并给你。 当然任京官,确实比任地方官风光多了,这就是名。 就算是一名尚宝丞,整天在尚宝司里给皇帝用黄绸子抹他的宝玺也是一等风光。

因为这是一名人人向往之的京官。

林延潮默然,然后推开了窗户,冷冽的空气瞬间侵入屋中。

林延潮负手立在窗边望去,但见天空亮得有些迟,可依旧是亮起来,从正月起,以后每一天都会亮得更早。

而不知不觉间,院里的老树开始抽出了新芽。 “宫里最近有什么大事?”高淮没料到林延潮为何突然问了这一句,先是讶异,然后低下头道:“宫里?宫里能有什么大事?”林延潮转头看去,以审视的眼光看着高淮。 高淮吃不住当下,额上渗出冷汗来道:“我说,我说,恭妃与皇长子移居景阳宫!”林延潮闻声愕然,心道果真还是如历史上一样,恭妃失去圣眷。

内廷里三宫六院,三宫指的是乾清宫,交泰殿,坤宁宫。 乾清宫为天子所居,皇后住坤宁宫至于嫔妃住东六宫。

嫔妃是否得宠,一般是看居处离乾清宫远近而论。 东六宫里景阳宫位于东北角,距离乾清宫最远,也是紫禁城里最为冷清的宫殿。 皇长子与恭妃住在这个地方,颇有失宠嫌疑。

“眼下宫里得宠的是郑妃,郑妃现在虽还未诞下皇子,但恩宠早已十倍于恭妃了。

恭妃看不过,她再如何能忍,在如何不与郑妃争,但她也不能不替皇长子争啊!”“但哪知郑妃说了几句什么话,陛下就把恭妃连同皇长子一并移居至景阳宫。 ”林延潮心道,不好,自己儿子当初与皇长子同日而诞,天子还说过要让自己儿子给皇长子当陪读的。 事后恭妃找到自己,恳请自己照顾皇长子。

林延潮当然虽没有答允,但也是出了主意。

这一次自己回京,难保恭妃不会再次找上门来。

若是天子继续不喜欢恭妃,自己处于这两难之间,如何做人?要知道皇后可能无法诞下皇嗣,那么皇长子将来继承大宝的可能性很高。 天子又不喜欢皇长子,会不会也要自己拿主意?将来万一……这可是要丢乌纱帽的,甚至脑袋的事。

果真汤师爷没有骗自己,这京师现在已是凶险之地,自己实不易在这个时候去掺合。

于是林延潮道:“公公放心,我马上书信一封给陛下。

但京师,我是暂时不会回去了!还有我劝你一句,你若是回宫,切记不要掺合进恭妃与郑妃之间的事,就算天子问你也一个字都不要提。 ”高淮露出疑难的神色。 林延潮正色道:“怎么你已经站在谁的一边了?”高淮连忙道:“这倒是不曾,只是……只是老祖宗他……”林延潮道:“你说得是内相他?他支持恭妃?”高淮叹了口气道:“我也劝了老祖宗他几次,但老祖宗说了,皇上可不喜欢恭妃,但不能不疼他的皇儿啊!他实在是看不过去啊!”林延潮想起是张宏,不是高淮,心底松一口气。 高淮没事就好。 林延潮道:“此事你无论如何都不要管,对了,这一次你来河南宣旨后,安顿潞王之事后,就要回京了!文墨的事可有长进,你好歹也是进过内书堂。

”高淮摇头道:“文墨之事我不甚喜欢,我与先生一样喜欢事功。 ”林延潮听了顿没好气,他离京前,一再叮嘱高淮多用功读书,努力争取进文书房。

在宦官里内书堂好比官员的进士出身,文书房好比翰林院。

凡宦官升司礼监者,一般必由文书房出任。 而能在司礼监里担任掌印,秉笔太监的宦官,有的人文章水平甚至不输给进士出身的官员。

但高淮这个样子,看来进文书房是没有戏了,实在是浪费了自己一番苦心。

但你不爱读书也就算了,干嘛一定还要扯事功二个字,这不是打我的脸吗?这时高淮道:“对了,这一次天子派陈矩替马玉,来办潞王就藩之事,他马上就要到了。 你若有意,我可以帮你引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