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相爱却没有裸婚的勇气 幸福悄然离去 电台主播情感短文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22
  • 29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小说 >> 文章
简介 敢相爱却没有的勇气,幸福悄然离去。 我们那时一个劲地伤害对方,为了气他,我说的话刻薄而又绝情。 我那时并不害怕失去他,我认为没有他,我一定可以找到更好的。 现在想来,我那时太

敢相爱却没有裸婚的勇气 幸福悄然离去 电台主播情感短文

敢相爱却没有的勇气,幸福悄然离去。

我们那时一个劲地伤害对方,为了气他,我说的话刻薄而又绝情。 我那时并不害怕失去他,我认为没有他,我一定可以找到更好的。

现在想来,我那时太霸道了。

我能够找到一个凡事包容自己、真正爱自己的人,挺不容易的。 在明知道他们家拿不出那么多钱买房的时候,我不该还要坚持。

18个未接来电我和萧木(化名)是别人介绍认识的,2005年1月15日是我们相亲的日子。 那天上午10点,我准时来到约定的餐厅门口,心里想像着即将出现的他会是一副什么模样。

那时介绍人只告诉我他是个的士司机,年龄和我相当,人很勤奋,也很能吃苦,如果要结婚,他们家可以在武汉买房子。

为了这次,我在出门前精心打扮了一番,特意穿了件粉红色的外套,不管成不成,我都希望能给对方留下一个好印象。 与我的郑重相比,萧木却显得漫不经心。 约好10点,可他10点半才到,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他的姐姐。 他上身穿了件西服,下面配的休闲裤和旅游鞋,整个感觉不伦不类的,第一印象就不好。

他姐姐看出了他的窘迫,连忙解释,我才知道,原来萧木是个开夜班的“挑土”司机,今天开车到凌晨5点才睡下,不到10点又慌慌张张地爬起来,所以来晚了半个小时。 当天晚上8点,我从公司加班回来,萧木给我打电话,我坐在车上没有听见,等我下车拿出手机的时候,才发现在我短短的25分钟乘车时间里,手机上已经显示了有18个未接来电。

我想萧木想见我的心,一定很急迫吧,眼前仿佛又浮现出那个大男孩傻傻的,窘迫得手足无措的样子。

这样想着,脸上绽开了笑容,心里不禁隐隐有些感动。 我给他回了电话,他约我出去吃饭,我说都快9点了,还吃个什么饭呀他又说去消夜,我笑着说现在去消夜也太早了点吧。 他又改口说那就出去坐一下,我不好意思再拒绝了,只有答应了他。 萧木问我在哪,叫我站在原地不动,他很快开车来接我。 那天晚上他开车送我回家,到了路口,出于女孩子天生的保护意识,我说就到这,不要再送了。

谁知萧木无比的热情,说是多一步路都舍不得让我走,非要送我到巷子尽头,我拗不过他,只好让他送。

到了小巷尽头,谁知那地方太窄,不好掉头,萧木有点急,怕在我面前出丑,又有点想卖弄车技,于是装作动作很娴熟而又很潇洒的样子,在车里不停地打方向盘,不停地倒车。 可越急越出鬼,那车子竟怎么也掉不过头来,急得他又一次面红耳赤,弄得我除了大笑之外,只有替他干着急的分了。

不知经过了多少次努力,他才终于把车掉过头来,这时的他已经满头大汗了。 回想起来,认识他的第一天就是这样曲折而有趣。 也许在别的女孩子眼里,他没有很多钱,长得也不太帅,但他的热情,和他身上那抹不掉的孩子气,却都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从那以后,我们相爱了。

一套结婚的房子和所有沉浸在热恋当中的青年男女一样,我们总觉得相聚的时间很短,分开的日子却那么漫长。

我们的作息时间总是错开的,我白天工作,晚上有时加班,有时要看书学习,而他正和我相反,白天睡觉,晚上出去开车赚钱。

为了能够创造更多和我见面的机会,他晚上总是到我工作的地方接我下班,我们有时出去坐坐,有时到东湖逛逛。 他每天开着车和我约会,很耽误生意,我对他说赚钱要紧,不必每天和我见面。

可他却仍然执意来接我,说是一天不见到我,心里就会想念。

有一次,我在外吃饭结果食物中毒,我给萧木打电话,他很快赶来了,开车送我上医院。 医生给开了吊针,要我躺在急诊室的病床上打,为了让我躺得更舒服,萧木一个大男人当着病房那么多人的面,弯腰蹲下来———替我脱掉鞋袜。 晚上回家,为了更好地照顾我,萧木让我到他那去睡。

先是帮我打来热水洗脚,后来送来温开水,让我喝下去胃里会好受些,整晚不睡地照顾我。

第二天早上我一觉醒来,看见他熬红的双眼,问他为什么不睡一会,他笑了笑说他熬夜习惯了。 那以后,我们的感情很快升温,我们经常开着车到处闲逛。

我很喜欢和他一起坐在车里的那种感觉。

他时而专心开车,时而扭过头,深情地看着我,那么一个小小的空间,却总让人感到很温暖,空气中流淌着爱的气息。

我和萧木都是在武汉打工的外乡人,在这座城市里努力了数年之后,心中仍然难以抹去那种像浮萍一样漂泊不定的感觉。 和萧木相恋以后,我们行驶在武汉繁华的大街上,两旁的华灯璀璨明亮,每当这个时候,我就感觉自己好像已经融入了这座城市,尽管只有那么一点小小的空间,我们也感觉那点空间只属于我们,我迫切地需要那份归属感。 为了这点独立的空间和这种归属感,所以当萧木向我求婚的时候,我提出他必须要有一套房子,因为我不想再过漂泊不定的生活。

有了属于我们自己的房子,我们在武汉才算扎上了根,才有了生活基础。 我并不觉得这个要求有多过分,因为身边的女孩结婚的时候都这样,从女孩子的虚荣心来说,婚姻一辈子只有一次,所以我不想比别人差。 两个赌气分手的人谁知这样的要求,萧木却无法办到,他开的士是帮别人挑土,在武汉打工才一年,手头上也没什么积蓄,他的父母都在农村,经济上无法给他太多资助。

在房子的问题上,我和萧木的父母有了很大的分歧。

我听到萧木转述他父母“没有钱”的那句话,总觉得他们家在儿子结婚的问题上诚意不够,其实这时候我已经想退一步,让他们家只付个买房的首期款,其余的我和萧木努力赚钱每月还贷。 但他们家还是一句话“没有”。 我赌气说没有房子就不结婚,而他们家的反应就是不结婚就分手。 分手就分手。 去年11月份,我们正式分了手,很快他家就给他介绍了女朋友,萧木打电话告诉我,问我的意见,我仍然赌气说让他去。

萧木听了觉得很难过,他说他在我身上付出了很多,但我仍然没有把心放在他身上,而是过多地注重物质。

他可以去相亲,我也可以。

刚好那个时候有个人对我很有好感,为了气萧木,我没有拒绝那个人的追求,而且每次见完面我都会告诉萧木,有时甚至还告诉他,我们在一起吃饭了,我们牵手了,他怎么生气我就怎么说。

“在相爱的时候,我们总是不懂得珍惜和挽留,有时为了赌气,说话做事还那么的不留余地。

”晓桐慢慢吐出这段话,眼里含着泪,显得特别沉重,好像每吐出一个字,都要耗尽全身的力气。

这时候,悔意已经明白无误地写在她脸上。 我们那时一个劲地伤害对方,为了气他,我说的话刻薄而又绝情。 我那时并不害怕失去他,我认为没有他,我一定可以找到更好的。

然而,很快我就为我的赌气和冲动后悔了。

其实不管我怎么气他,我的潜意识里都是希望萧木会很快回头的,没想到他和那个女孩子见过几次面后,2006年春节,他们互相到对方家里上门,确定了关系,听说还准备租房结婚。 现在想来,我那时太霸道了。 我能够找到一个凡事包容自己、真正爱自己的人,挺不容易的。

在明知道他们家拿不出那么多钱买房的时候,我不该还要坚持。

其实只要感情好,暂时没有房子也不要紧,结婚以后两人可以共同奋斗。 我现在很后悔,在结婚的问题上,不该让房子和背道而驰,两者离得越来越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