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苏童的经典语录及名句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10
  • 166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小说 >> 文章
简介 16、人允许一个陌生人的发迹,却不能容忍一个身边人的晋升。 因为同一层次的人之间存在着对比、利益的冲突,而与陌生人不存在这方面的问题。 17、颂莲叹一口气,他对我好有什么用?这世界

有关苏童的经典语录及名句

16、人允许一个陌生人的发迹,却不能容忍一个身边人的晋升。

因为同一层次的人之间存在着对比、利益的冲突,而与陌生人不存在这方面的问题。

17、颂莲叹一口气,他对我好有什么用?这世界上根本就没人可以依靠。

18、人的成长要接受四个方面的教育:父母、老师、书籍、社会。

有趣的是,后者似乎总是与前面三种背道而驰。

19、真诚的力量无比巨大,真诚的意义在这里不仅是矫枉过正,还在于摒弃矫揉造作、摇尾乞怜、哗众取宠、见风使舵的创作风气。 20、小说应该具备某种境界,或者是朴素空灵,或者是诡谲深奥,或者是人性意义上的,或者是哲学意义上的,它们无所谓高低,它们都支撑小说的灵魂。 21、临走他对颂莲说,你这人有意思,我猜不透你的心。 颂莲说,你也一样,我也猜不透你的心。

22、街上雨雾茫茫,远远地依稀可见一个穿绿色裙的女孩的背影,像一页纸一样被雨雾慢慢浸润,直至消失。

23、一个人会拥有许多不曾预料的牵挂你的人,他们牵挂着你,而你实际上已经把他们远远地抛到记忆的角落中了。 24、许多事情恐怕是没有渊源的,或者说旅途太长,来路已经被尘土和落叶覆盖,最终无从发现了25、一个人的生命在许多地方能够留下痕迹,生活本身就洗涤一些,另一些留住了,留住的你必须记住。

26、我从未见过死去的金鱼,死去的金鱼是如此丑陋,从美丽到丑陋,仿佛是一个狡诈的骗局。 27、她其实挺可怜的,没亲没故的,怕你不疼她,脾气就坏了。 28、一个丢了魂的老人,免不了要丢失尊严。

29、她发现自己的弱点像是雨后的春笋,任何一场雨下在任何一个角落,笋尖便会猝不及防地钻出地面,若要长成一棵竹子也好,可惜,弱点的春笋,最终都是被人割去食用的。

30、我看见车窗外的陌生村庄上空飘荡着一只纸风筝,看见田野和树林里无序而飞的鸟群,风筝或飞鸟,那是人们的过去以及未来的影子。

31、她说,本来就是做戏嘛。 伤心可不值得,做戏做得好能骗别人,做得不好只能骗自己。 32、虽然他的脚步有点拖沓,表情看起来也扭扭捏捏的,但他的目光给人以新生的感觉,他像夏日的天空一样,明朗,深远。 33、简家姐妹的岁月就在绣花棚架下一成不变地流逝了,作为同样的女性,酱园的女店员们觉得简家姐妹的生活是不可思议的,也是无法捉摸的,她们对此充满了猎人式的心理。 34、好多年前的一场葬礼出现在无数孩子的夜梦中。 老人的回忆冗长而哀伤,就像一匹粗壮的黑帛被耐心地铺展开来,一寸一寸地铺开,孩子们在最伤心处剪断它,于是无数噩梦的花朵得以尽情绽放。

35、现在的那所小学的教室和操场并无旧痕可寻,但我寻回了许多感情和记忆。 事实上我记得的永远是属于我的小学,而那些尘封的记忆之页偶尔被翻动一下,抹去的知识灰尘,记忆仍然完好无损。 36、六月的一天,她回来了。

她与我们这个城市之间,似乎有一个不公的约定,约定由命运书写,我们这个城市并不属于她,而她天生属于这个城市。 她又回来了。

一条鱼游来游去,最终逃不脱一张撒开的渔网。 37、颂莲打开那只藤条箱子,箱子好久没晒,已有一点霉味,那些弃之不穿的学生时代的衣裙整整齐齐地路摞,好像从前的日子尘封了,散出星星点点的怅然和梦想。 38、很多时候,人所遭遇的不是幸福,也不是愤怒,而是某些灰暗的不适感。

无论怎样的倾诉和排解都难以清除这种不适,所以,不妨视其为另一种生命体征,或者是一个隐秘的入口,带你进入思想的通道,最自然地研究我与社会的问题。 人的精神财富,不是由幸福或愤怒堆砌,而是将生命的种种不适,写成自己的药方。 39、北山下的人们思想简单而又偏执,他们只知道信桃君是国王的亲叔叔,出于对高贵血统天然的敬意,他们对那隐居者也充满了景仰之情,至于王公贵族之间仇恨的暗流,无论多么汹涌,他们也是听不见的。

40、所谓的作家,他们的好奇心是被刻意地挽留的,在好奇心方面扮演的角色最幸运也最蹊跷。

他们似乎同时拥有幸运和不幸,作家的好奇心是被自己和他人怂恿过的,也被文字组织和人物心理所怂恿,他们的好奇心包罗万象,因为没有实用价值和具体方向而略显模糊。

凭借一盒模糊的好奇心,却要对现实世界作出最锋利的解剖和说明,因此这职业有时让我觉得是宿命,是挑战,更是一个奇迹。

41、那群中学生是出来春游的,偶然救下一名轻生者,本来属于典型的好人好事。 但获救者对生死如此潦草,如此随意的态度,严重地挫伤了孩子们的成就感,也给他们带来了深深的困扰。

他们不认识香椿树街的祖父,不知道他为什么一会儿要死,一会儿又要活下去了。 42、一个稍纵即逝的场景,一次有头无尾的对话,以及季节的变换,乃至流水的氤氲,在他那里都不会被轻视,都是生命的形态,脆弱且有无从确定的未来。 他沉浸其中,像一个在暗房里安静冲洗胶片的人,将时间、记忆以及想象用文字的显影液型塑成一帧帧泛黄的画面,挂满整个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