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一杯五千年前的古啤酒,享受法老的待遇 高考作文好题目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9
  • 197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小说 >> 文章
简介 当前类别:“复活”一杯五千年前的古啤酒,享受法老的待遇发布时间:2019/7/40:16:38被阅览数:次在今天,我们可能会觉得喝啤酒是一件比较年轻的事,和白酒、红酒比起来少了点历史的底蕴。

“复活”一杯五千年前的古啤酒,享受法老的待遇 高考作文好题目

当前类别:“复活”一杯五千年前的古啤酒,享受法老的待遇发布时间:2019/7/40:16:38被阅览数:次在今天,我们可能会觉得喝啤酒是一件比较年轻的事,和白酒、红酒比起来少了点历史的底蕴。   实际上并非如此,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古埃及、美索不达米亚等古文明的历史中,啤酒都是非常受欢迎的一种饮料。   近年来的考古发现已经证实了,啤酒的历史超过了5000年。   那么问题就来了,5000年前的啤酒会是什么样的味道?会不会和今天的有很大差别?  最近,以色列一队考古人员就欢聚一堂,举杯畅饮5000年前古埃及法老享用的啤酒。   迷醉之下,也许恍惚间仿佛回到了那个古老的年代。   而这场味蕾上的穿越之旅,来源于一批5000年前古代陶器的出土。 考古人员从这批陶器中发现了20多个保存尚完整酿酒罐。   这些陶器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古埃及第一王朝的第一位法老。

  不过酿酒罐里是肯定不会还保存着5000年前的啤酒,但是他们发现了休眠数千年的酿酒酵母菌落,于是便有了复活古啤酒的想法。

  酒在人类社会中流传近万年,依旧引人着迷。

  不同的啤酒,最终都引发同样面红耳赤、头晕目眩的迷醉效果。

  但人们发明酒的本意可不是为了醉得不省人事,而是品尝其独特风味。

  琳琅满目的现代酒品令人眼花缭乱,而5000年前的古老啤酒会是什么味道呢?  公元前7000年,美索不达米亚时期中普通的一天,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打湿了储存的谷物。

  辛勤劳作收割的粮食就这么白费了,然而,看似不幸的意外却带来了偶然的收获。

  一种当时不为人知的物质顺势进入储藏容器中,密谋制造出了酒精。   人们悄然获得了酿酒技术,也多亏了这多年后才发现的酿酒关键物质——酵母菌。

  充满担忧又好奇地浅尝一口,人们便惊喜于这一股醉人的后劲。   当然,就这样酿制的纯天然酒精自然是不好喝的,随着人们加入其他原料调制味道,酒的口感才变好。

  从此,人类社会开启了延续至今的饮酒时代。   发展至今,制酒工艺不断改良,由此酿造的酒类品种也越来越繁多新奇,口味也在不断改变。

  现代啤酒与5000年前的古啤酒相比,工艺技术差别未必显著,而酵母菌株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作为啤酒口味的关键因素,历经颠覆性演化的酵母,在人工培育下带来了全新口感。

  但即便如此,现代人仍然对数千年前的啤酒割舍不下好奇心。

  于是科学家对这批5000年前的文物中的酿酒酵母动起了心思。   微生物学家从中提取出6种“古董级”酵母,在培养基的培育中重新焕发活力。

  既然取得了跨越千年的古老酿酒酵母,研究人员不禁对古老的啤酒充满好奇。

  于是他们开展了一项科学性与生活趣味相结合的品尝实验。   这些科学家与专业酿酒师合作,打算“复活”5000年前的古老啤酒。   现代酿啤酒技术使用了包括谷物、水、酵母和啤酒花等原料。

  其中啤酒花是一种天然植物,用来作啤酒中的调味剂。

  但是5000年前的酿酒技术并没有这么繁杂,也不会添加啤酒花等进行调味。   为了同时获得啤酒的古法味和不至于太差口感,他们用现代酿酒技术完成这次古啤酒“复活”。

  他们最终酿造成了一种带有绵密白色泡沫的焦糖色啤酒。   这种啤酒酒精浓度只有6%,品尝者反馈味道非常复杂,辛辣中带着点果香。   除此之外,他们还用了2400年前耶路撒冷宫殿的酵母酿造了一种蜂蜜酒。   据说,这种蜂蜜酒带有少许的香槟香气,混合着一点青苹果味,而酒精浓度也比较高,大约14%。   看来经过“复活”的古啤酒未必合当代人口味,但确实过了一把酒瘾和新奇劲。

  除了在以色列之外,我国作为酿酒大国,也曾发现5000年前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的酿酒陶器。

  陶器中残留有小米和大麦制造的淀粉颗粒,但可惜的是却没找到酿酒酵母的踪迹。

  这对于“复活”古啤酒计划来说成了一道障碍。   那么,为什么这些古老的酵母对于酿造陈年啤酒这么重要?  酵母在啤酒的酿制过程中可谓举足轻重。

  大家都知道,酵母通过无氧呼吸产生了啤酒中的酒精和二氧化碳,但实际上酵母的作用远不止这些。   酒的独特醇香味道,就来自于发酵过程中酵母产生的数百种化学物质。

  而这才是啤酒的精华所在。

  人们意外发现酵母菌群,凭借无氧呼吸的分解能力酿制出酒这一世界三大饮品之一。   而人们实际要利用的,也是酵母的无氧呼吸代谢产物。   既然酵母地位如此重要,那么在此之前,就需要给它们提供充足的食物和良好的环境。   于是酿酒的第一步,就是制作它们需要分解的原料——糖类。

  首先释放大麦或玉米等谷物中的淀粉,再转化为可以进行发酵的糖。

  然后加入啤酒花,这是一种重要的调味材料,为啤酒增添了香气和苦味。

  再通过糖化,糖经过酶的催化形成小分子物质后,接下来就是酵母一展拳脚的发酵阶段了。

  在这过程中,酵母按照人们的预想产生酒精、二氧化碳和丰富的调味物质。

  但同时,酒精和二氧化碳也会对酵母本身产生毒性,从而使其陷入休眠状态。

  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就需要将表层陷入休眠的酵母盛出,留到下一次发酵使用。

  而调味物质中,酯类物质是影响啤酒风味最重要的化合物之一。

  产生的酯类浓度与种类不同,啤酒也就表现出不一样的口味。   某些啤酒品尝起来带有樱桃味、香蕉味等口感,都是酯类物质的功劳。   于是选用特定的啤酒酵母,以及控制发酵过程中的温度等因素,就成了调节啤酒风味的关键。   此外,人们也尝试了许多种不同的发酵方式,以酿造成不同口味的啤酒。

  例如传统又浓郁的精酿啤酒多使用艾尔工艺进行发酵。

  酵母浮在酒液上方,在10~20°C较温和的温度中发酵。

  后来兴起较为廉价的工业啤酒,则采用了不一样的发酵方式。   工业啤酒多采用拉格工艺,酵母沉在酒液底部,温度控制在10°C以下工作。

  两者在原料、发酵时间等方面也有所不同,最终决定了味道上的差异。

  几个星期或者几个月的发酵时间中,酵母在其中恣意释放人们需要的物质。

  作为自然界生物中的一员,它们也逃不过自然选择的演化。

  尤其在人为选育的干扰下,5000年来酿酒酵母也许已经变得“面目全非”。

  但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也实在难以判断最终的选育菌群是否真的优胜于数千年前。   而5000年后的“复活”,就是把千年历史挤压成同一条时间线上的口味对照。   啤酒可谓是最古老的“醉人”文明了。

  然而即使垂涎欲滴,大多数人是无福享用5000年前的古老啤酒了。   但也不必糟心,数不胜数的现代啤酒更可能符合现代人的口味。   趁着天还没亮,现在就去喝一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