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七十七回 彩凤毒计沧狼行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7
  • 89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小说 >> 文章
简介 孟彩珠的眼中闪过一丝疑虑,她勾了勾嘴角,说道:“属下来山寨时日尚浅,当不得寨主如此的信任,那重要的事情,属下还是回避的好。 ”她说着,转身欲走。 屈彩凤微微一笑,摘下了脸上的面具,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回 彩凤毒计沧狼行最新章节

孟彩珠的眼中闪过一丝疑虑,她勾了勾嘴角,说道:“属下来山寨时日尚浅,当不得寨主如此的信任,那重要的事情,属下还是回避的好。 ”她说着,转身欲走。

屈彩凤微微一笑,摘下了脸上的面具,绝色的容颜上,浅笑盈盈,说道:“孟堂主,你虽然来山寨的时间还不长,但是在山寨最危难的时候,你没有离开,而在我个人最危险的时候,也是你救了我的命,现在是我们的困难时期,为了求发展,我不得不是人就收,但是,真正重要的事情,我只有交代给最可靠的人,你和玉燕,现在就是我唯一能信任的人了。

”孟彩珠心中窃喜,报拳道:“那还请寨主吩咐,属下刀山火海,万死不辞。

”屈彩凤叹了口气,幽幽地说道:“这些天来,我四处抢劫银两,还上了一趟武当,虽然收获很大,但是我也知道,我的身体怕是越来越难撑下去了,上次我被耿少南偷袭,若不是我及时变身,以天狼刀法将之打败,只怕这会儿我已经死了,还有在武当,若不是彩珠相救,我也已经没命了。 上次与耿少南大战,我的真气也变得更加无法控制,所以现在,我必须趁着我还清楚,还活着的时候,向你们交代巫山派的后事了。 ”白玉燕眼中的泪光闪闪,说道:“彩凤,你不要勉强自己,好好休息一下,我想,一切都可以好起来的。

”屈彩凤摇了摇头:“现在这情况,怎么容得下我继续休息?玉燕,那个事情我跟你交代过,就不说了,今天我找你们来,为的是另外的一件事。

”孟彩珠的心中一动,一个顶级探子的直觉告诉她,所谓的那个事情,很重要,但屈彩凤是绝对不会说的,只听到屈彩凤说道:“苗飞虎之所以对我师父下毒手,就是想得到天狼刀法的刀谱,现在之所以各派还对我们有所忌惮,也是因为我这一身天狼刀法的武功。 我们巫山派能存续下去,靠的就是这一门绝世神功,万万不可失传了。 ”她看了一眼孟彩珠和白玉燕,轻轻地叹了口气:“只可惜,以你们的武功和天赋,是学不了天狼刀法的,但我现在也没有时间再找一个合适的传人了,这个刀谱,我就交给彩珠,由你来保管,如果你碰到合适的人选,就把这刀谱传给她。

”孟彩珠的心中狂喜,暗道这真是天赐良机啊,不练练怎么知道这武功练不成呢。 但是她嘴上却是惊讶地说道:“这怎么可以呢,这可是巫山派的不传之秘,只有掌门弟子才可以学的,我一个外来。

。 。 。

”屈彩凤摆了摆手:“彩珠,别这样说,你已经通过了我的考验了,这回我不会再把你看成外人,不过你要记住,你的武功心法,和这天狼刀法完全不一样,强行去练,一定会走火入魔的,所以这刀谱你要好好保存,万一巫山派出事,你要带着刀谱逃走,以后找有缘人传授,让她凭此武功重建巫山派,明白了吗?”孟彩珠的眼中泪光闪闪,郑重其事地一抱拳:“多谢寨主,这么重大的责任,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一定会努力完成的。 ”屈彩凤点了点头,从一边的书架上拿出了一本面皮发黄的书,用黄绢裹好,递给了孟彩珠,说道:“保管好这本书,等待时机,找寻有缘人。 ”孟彩珠认真地,恭敬地双手接过这个绢包,行礼退下,屈彩凤看着她的身影远去,消失在密道的尽头,眼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神色。 白玉燕幽幽地叹了口气:“彩凤,你就真的这么信任她,让她拿走天狼刀法的刀谱?我觉得孟彩珠这个人还是有点不可靠,不应该这么快就相信她的。 ”屈彩凤冷笑道:“我当然不能完全信任她,这次也是对她的一个试探,如果她趁机拿着刀谱逃跑了,就说明她是叛徒,我一直怀疑这巫山派有内鬼,我的一举一动,所有的行踪都会给陆炳和武当派的人知道,哪有这么巧的事?但是孟彩珠毕竟救过我的命,我也不敢确信是她,所以这回,我要试她一试。

”白玉燕笑道:“这么说来,这刀谱也是假的了?!”屈彩凤摇了摇头:“不,刀谱是真的。 只不过,我在里面做了手脚。 ”白玉燕吃惊地睁大了眼睛:“做了手脚?天哪,彩凤,这可是师父的心血啊,万一给人看破,那不就外传了?!”屈彩凤摆了摆手:“没这么简单的,我把运气的方式悄悄地作了些修改,就算是绝顶的高手,也不会看出有什么问题,而且最后的三篇,我特意打乱了顺序,其实这三招必须循序渐进,天狼啸月,天狼破军烈和天狼灭世这三招,必须是有次序的,这与运功的功法顺序有关,我前面修改了内力的运行法门,把这气运岔了一条经脉,这里再颠倒一下最后三大杀招的顺序,那就算是达摩再世,三丰真人复生,这样练起来也一定是走火入魔,浑身血脉爆烈而死。 ”白玉燕的眉头微皱:“这,这是不是也太狠了点?”屈彩凤的眼中冷芒一闪:“狠?这有什么狠的!如果有人想要偷学我们的刀谱,那就是包藏祸心,让他这样练功,最后走火入魔而亡,那是罪有应得。

”白玉燕点了点头,说道:“可是孟彩珠的武功,走的是女子阴柔巧妙的那一路,跟天狼刀法那种霸道雄浑的路子完全不同,她真的会偷练这刀谱吗?只怕彩凤你的这些手段,对她用不上啊。 ”屈彩凤冷笑道:“孟彩珠如果是叛徒,她的背后一定还有别的主使,我针对的,就是这个神秘的主使者,他能控制孟彩珠的话,一定有学天狼刀法的本事,到时候,我就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最后走火入魔,历经痛苦而死,我所有受的苦难,都要让他亲自品尝一遍,哈哈哈哈哈哈!”屈彩凤想到得意之处,放声大笑,声音在这密室里回荡着,牛油灯烛,也随着她的大笑声,而或明或暗,白玉燕看着她这癫狂的样子,轻轻地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