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中国报告”中短篇报告文学专项工程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25
  • 144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小说 >> 文章
简介 广西大化瑶族自治县的西北面,林立的山峰像聚集在广场上的人群一样,密密麻麻,拥挤繁乱,令人震撼。 在这里繁衍生息了千百年的瑶壮人民,与大自然时刻进行着艰难的斗争与和解,每一步的汗水血泪无人

广西大化瑶族自治县的西北面,林立的山峰像聚集在广场上的人群一样,密密麻麻,拥挤繁乱,令人震撼。 在这里繁衍生息了千百年的瑶壮人民,与大自然时刻进行着艰难的斗争与和解,每一步的汗水血泪无人能知。

如果说,在别人眼里是神秘与奇妙,在他们体会出来也许是无奈和抗争。

麦哈穆德降生在旧中国宁夏永宁县纳家户,归真于市场经济改革开放中期,终年八十岁。 他是新中国培养的回族知识分子,官名儿纳殿帮,回族的经名儿麦哈穆德。 他一生起伏跌宕,但是临终却说:我是幸福和满足的!黄土高原,不单是大风携来黄色尘埃的自然堆积,也是雨水冲刷华夏五千年历史的金色文明的沉淀。

黄土高原有多厚中华文化的埋藏就有多深,只要稍微留心,文化的蛛丝马迹随处可寻,发现的已经在那里,没有发现的还有多少?却是个未知数。 世界上真有解不开的迷宫?一位汉江边的学者站了出来,他反其道而行之,居然用高等数学的数论探路,通过上万次缜密的逻辑运算,用近20年的实地考察,终于破析了神秘的《鄂君启舟节》,找到了湘、沅、澧、洞庭等一系列古代地名的实际位置,最终解开了困惑人们2000多年的地理密码,让中华文化的一曲耀世经典《楚辞》绽放出更加灿烂的光华,让中国文学的灵魂之父屈原----“魂兮归来!”这里海拔最高、氧气最少,这里是历史上守疆拓域、兵家必争的边关要地,这里是人类孕育传说、充满神奇的天上秘境。 这里,就是在好多人心目中艰苦得不宜生存,落后得近乎原始,虔诚得已至愚蠢,遥远得无法接近的荒蛮之地;这里,也是在好多人心目中厚重得不敢触动,美丽得如同仙境,神秘得难以想象,幸福得无以言说的神圣之地——普兰。

说起“花城”,人们自然而然地就会想到广州,其一年一度的迎春花市,已为世人所瞩目。

然而在中国的西部,有一个叫镍都的城市金昌,竟然也被叫作“花城”。 南方有花城,名正言顺,气候使然,地理造就。 可一个西部戈壁滩上的城市也叫“花城”,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端阳,对柏杨村村民来说,更重要的是供奉菩萨,在这个重要的节令上,农作物正在地里拔节生长,洋芋、小麦、玉米、燕麦、大豆、豌豆、胡麻、油菜籽、党参、黄芪……地里的青苗是村民一年的指望。

家家献上供奉,祈求菩萨保佑全村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端阳时给菩萨的这次贡献叫起降;秋天,谷物归仓,土地歇下了,菩萨也该缓口气了,大家再次为菩萨献上供奉,这一次的祭祀叫歇降。

钱崇辉认真地给我解释,他望着远处,喜悦地说:“端阳遇雨丰收呢,你看,端阳前后,雨一直没断过。 ”初春,元田。 我行走在村中的小路上,看耀眼的阳光自头顶倾泻下来,看路旁洁白的栀子花迎风摇曳,看嘤嘤嗡嗡的蜜蜂钻进金黄的花蕊。

一群散学归家的儿童奔跑着,咯咯地笑着,越过我,又回过头来,齐声叫:“阿姨。 ”我一一分辨着那些裹着花花绿绿衣裳的都是谁家的娃,然后,嘴角被一种融融的暖意牵引,上扬。

“2016:中国报告”中短篇报告文学专项工程

  ★、喝醉了就吹风,饿了就躺着,困了就闭眼,孤独了就入眠,反正你只有一个人。  ★、一次次的信心,一次次的发奋,一次次的失落,所谓身心疲惫……  ★、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的好坏。  ★、笑这世界太假,笑我自己太傻。  ★、我怕我没有足够的勇气一直等你。

成功需要成本,时间也是一种成本,对时间的珍惜就是对成本的节约。再见了2017年,新的2018年你好。    时间从来不回答,生命从来不喧哗,只想做一朵不争艳、不夺色的陌上花。沧老天真,淡淡开在自己的园中。在花季里,开给自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