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不起的小娇妻 茉莉约瑟夫全文在线阅读地址 宋词赏析沈祖棻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2
  • 10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小说 >> 文章
简介 《惹不起的小娇妻》节选在线试读要放倒一只成年人体格的吸血鬼需要多少鸦片酊?答案是一又二分之一勺,盎司,不多也不少。 尽管如此,为了保险起见,茉莉·密斯特岗还是往咖啡杯里多加

惹不起的小娇妻 茉莉约瑟夫全文在线阅读地址 宋词赏析沈祖棻

《惹不起的小娇妻》节选在线试读要放倒一只成年人体格的吸血鬼需要多少鸦片酊?答案是一又二分之一勺,盎司,不多也不少。

尽管如此,为了保险起见,茉莉·密斯特岗还是往咖啡杯里多加了二分之一勺。

小巧精致的瓷勺带着乳白色的鸦片酊消逝在浅褐色的液体平面以下,她持续地搅动着,一个袖珍的小小漩涡出现在杯子里,如同猫在强光下缩小的瞳孔。 然后她抽出了瓷勺,将它轻放在托盘上,抬起头来,一侧的窗户玻璃上映出她现在的样子:穿着浆洗得笔挺的女仆裙,搭配着白色荷叶边的围裙,领扣紧紧地扣在咽喉处。 一顶同样是用白色棉布制成的女仆帽被她用发卡固定在头顶。

夏枯草的汁液将她原本金红色的头发变成在根部略带黑色的浅金色,而厚厚的粉底和画上去的雀斑更改了她的年纪,让她看起来更像玛丽·斯蒂安这是她在展示给快乐之家的房东托尼先生的介绍信上的名字,信上还说,她只有17岁,来自肯特郡,父母都是农场工人,想要在伦敦找份儿工作。 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样的伪装已经够了,但茉莉要对付的并不是大多数人,所以在这一切之上,她还加上了天真的笑容、欢快的语气和频繁的是的,先生。 真的吗?先生。 她身材瘦小,但灵活,结实,如果可以的话,她能够悄无声息地移动,但作为笨手笨脚的玛丽,她偶尔也摔掉过一两个杯子。 现在她的手里端着一只托盘,盛着一壶刚刚煮好的咖啡,一小锡壶的奶,一小盘方糖,都是按照约瑟夫·唐宁的习惯准备的。

他就住在这家公寓顶层,一个单人小间,窗户可以俯瞰太阳落入泰晤士河口。 每天傍晚,当阳光彻底消失,而夜色完全笼罩的时候(这一点儿非常重要),他才会醒过来,按照惯例,喝上一杯加了两块方糖的咖啡,免费的。 表面上看起来,托尼先生似乎是吃了亏,但他通过将唐宁隔壁的房间挂牌卖出与吸血鬼为邻!只需要二十便士一个晚上!反倒是赢回了更多的收益。

而现在,天已经黑了有半个小时。

茉莉用弯曲的指节轻轻敲着唐宁的房门,并且用欢快的语调问着。 在过去的一个礼拜里,她每天都是用这样的话作为开场白的:唐宁先生?你的晨间咖啡?没有任何回应。

她等了一会儿,然后用手肘压下了门把手,果然没有锁门。 她推开了门,然后从门缝里溜了进去,将整个托盘放到屋子中央的圆形餐桌上。 这里的陈设和托尼先生其余的房客一样:餐桌,木板床,衣橱和洗脸架。

并没有想象中的棺材一类的存在(第一次进这间屋子的时候,她还为此感到过失望),只有窗户内侧可以完全遮挡阳光的两扇钢板,和餐桌上一瓶刚刚被打开,还没有来得及喝的真红威士忌,能说明在这里居住的是一个夜晚的子民。

从打开的窗户外面传来几个片段的乐声,说明房间的主人并没有走远。 茉莉点上蜡烛。 拿起餐桌上玻璃杯里枯萎的百合,扔到一旁的垃圾桶里。

按照惯例,她应该开始打扫房间,更换饮用水,但她却走到了窗前,试着向外张望唐宁的脑袋忽然倒挂着出现在她面前,一头黑发随风飘荡,呲着尖利的牙齿,眼睛闪亮。

茉莉吓了一跳,向后退去,条件反射地捂着藏在裙袋里的手枪。 但她迅速地意识到这是一个巨大的错误,于是尖叫起来,朝后退了两步,顺势摔在了地上。 吓到你了?我很抱歉。

约瑟夫·唐宁说。 就外表而言,他看起来是个不会超过三十岁的年轻人,个子较高,身量却有点单薄过了头,修长的手指如同蜘蛛的腿一样不安分,披在肩头的头发黑得像渡鸦的翅膀。 这一点即使在吸血鬼中,也并不常见。

而就一个吸血鬼而言,他无疑是彬彬有礼得有些过头,无论是对女仆,还是对楼里的其他房客,他都很有礼貌,鞠躬和脱帽的姿势也很优雅。 周一到周三,在例行的提琴练习之后,他会步行到街头的小酒馆去,喝上一晚上的真红,从周四开始,一直到周六,他都在不同的地方演出,从高档的剧院到一般的街头露天乐团都有。 周日则是休息日,这规则从不改变。 但这是在唐宁没有开口的时候的印象。

这家伙讲起话来容易滔滔不绝,语调尖刻而且充满嘲讽,看人的眼神咄咄逼人。 而当他独处,或者以为没有人注意的时候曾经有一次,当茉莉在女仆房里跟其余的女仆们闲聊,唐宁忽然从外面回来,给每个仆人都带了一点儿小礼物,同时还讲了个逗得大家前仰后合的笑话。

就在那个时候,他被众人环绕,坐在桌前,听着大家的笑声,微笑着。

但是茉莉注意到(她怀疑是不是只有她一个人注意到这一点),他的微笑看上去如此苍老而且悲伤。

就好像真正的他并不在这里,而是身处一口深井的底部,透过了几千尺的井水朝上看过来一样。

这家伙是个怪物,茉莉回忆着,对自己说,一个不知道独自活了多久,已经不能用人类的标准衡量的怪物。 女仆们被他的外表所迷惑,又或者干脆是受了大脑控制术的影响,才会压低了声音暧昧地谈论他。

那个可怜的小伙子,她们说,公爵夫人的事情,他该多么伤心啊。 就茉莉看来,她没有从这家伙的肢体语言中读出一丝一毫的哀悼之情来。

在她打扫的时候,他一直倚靠在窗前,一只手把小提琴抱在怀里,另一只手漫不经心地拨动着琴弦,但目光从来没有离开过她。 玛丽啊玛丽……很抱歉,你之前曾经告诉过我你来自,哪里?我出生在肯特郡的乡下,唐宁先生。

茉莉中规中矩地回答。 肯特郡,对的,你有没有去过,呃,日女王建在阿伯丁高原上的巴莫罗城堡?女王陛下的消暑地?没有,但我听说过那里。 那里的骑士镇是真红威士忌的发源地。

是的。 唐宁点头:那是个非常美丽的地方,要我说。

他盯着她,然后微微点头:非常美丽。

他还要这样子盯多久?茉莉的掌心微微出汗,她背过身,朝向他的咖啡杯子里加了两块方糖:先是一块,然后是另外一块。 您不喝您的咖啡吗?它就快要凉了。

他漫不经心地挥了挥手,让它放在那儿吧,我刚刚在练习。 你有听到吗,《魔笛》的第3幕,魔王的迷幻曲?贝柯斯特公爵夫人,那可爱的小鸟儿曾经最喜欢的曲子,我想献给她的葬礼。 他提起那个名字的轻佻态度让她的下腭紧了紧。 全伦敦都知道那位被称为飞鸟的贵妇,她曾是约瑟夫·唐宁最忠实的乐迷和资助者之一,甚至,不少人都在传说,这位总是在夜晚演奏的艺术家,和贝柯斯特公爵夫人还有更深层次的关系。 当然了,他的身份众所周知,是夜晚的子民,但豢养吸血鬼作为情人,正是目前上流社会中风行的时尚。 贝克斯特伯爵夫人优雅、美丽、富有,曾经贵为维多利亚女王,大不列颠的日女王的家庭教师,并直到今日依旧是她的挚友。 这一切却都比不上她和约瑟夫·唐宁的爱情故事来得让民众们热衷,几乎每条巷道里都流传着以他们为主角的诗歌。 直到十六天前的夜里,飞鸟夫人在由她的丈夫公爵先生陪同,自科文特花园皇家歌剧院回家的路上,遭到了袭击。

那天晚上,密斯特岗探长从案发现场回来,把帽子捏在手里,坐在炉火旁边的椅子上,有很长一段时间哑口无言。

茉莉起初以为是因为寒冷,才让他的牙齿彼此微微撞击,发出轻响,后来才意识到,那是因为震惊。

全身的血液都没有了……你能想象吗……就在狭小的马车里,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当他终于能够说话的时候,他喃喃道,同时抬起一只手,揉着脸。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这就是和吸血鬼们交往的后果,神秘的情人?富有天赋的音乐家?哈?被诗人们传唱的美好爱情?真希望他在吸干她的时候还能够想到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