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二十六回 威逼利诱沧狼行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7
  • 15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小说 >> 文章
简介 耿少南冷冷地说道:“正是因为我考虑到这层关系,我才没有趁机占你什么便宜吧,屈姑娘,刚才你那么主动,换了一般的男人,能控制得住么?”屈彩凤想到刚才的情况,羞不可抑,恨恨地扭过了头,但这会儿她多少

第一千九百二十六回 威逼利诱沧狼行最新章节

耿少南冷冷地说道:“正是因为我考虑到这层关系,我才没有趁机占你什么便宜吧,屈姑娘,刚才你那么主动,换了一般的男人,能控制得住么?”屈彩凤想到刚才的情况,羞不可抑,恨恨地扭过了头,但这会儿她多少也冷静了一些,心中暗道这耿少南还真的算是坐怀不乱,当初徐林宗给自己只是稍稍挑逗了一下,就成了自己的裙下之臣,自己刚才那般热情如火,居然他都可以守住最后的底线,这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可是一想到自己刚才有多投入,现在就有多丢人,她恨恨地说道:“那又怎么样,你一开始就是在骗我,就是在利用我,要是徐林宗这样对你的小师妹,你会怎么想,怎么做?你以为你没有趁机占有了我,就是对我的恩赐了?耿少南,你要点脸好不好。

”耿少南的脸也微微一红,说道:“那是假扮徐林宗,不得已的事,再说,小师妹以前跟他一起练两仪剑法,那亲昵之事也没少过,我要是成天想这些,那也不用活了,这事上就算扯平,谁也不欠谁。 ”屈彩凤冷笑道:“好个谁也不欠谁,你们男人眼里,我们女人是什么?给你们随便玩弄的工具吗?何娥华跟徐林宗是师兄妹练剑,可曾是象你这样主动行骗?你把根本不一样的两件事扯到一起,是不是练天狼刀法练得脑子晕了?还有,就算徐林宗跟你如何如何,可你对我造成的伤害,就这么算了不成?”耿少南勾了勾嘴角:“你跑来抱我亲我,就算是我对你造成伤害,上次在南京城我还给你打得半死呢,在巫山派也喝了你的毒酒,这些账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屈彩凤,不要老想着别人欠你什么,负你什么,你怎么不想想你欠人什么,自己做过多少错事?”屈彩凤厉声道:“那是江湖上打打杀杀,杀人不过头点地,技不如人,只有认人宰割,可你这是淫邪之举,能一样吗?杀一个女人和夺一个女人的清白,能一样吗?”耿少南哈哈一笑:“女魔头,什么时候你也变得这么守妇道了?难道你跟徐林宗拜堂成亲了?是他的合法夫人了?你自己跟他也不过是偷情,私订终身吧。

”屈彩凤咬牙切齿地说道:“你别跟我扯这个,有意思吗?天下皆知我和徐林宗的关系,又何必要一场婚礼来证明?难道你就是个谦谦君子了?你要是真的那么守规矩,何娥华怎么会大着肚子跟你成亲?”耿少南叹了口气:“我和师妹的事情,你不清楚就别说了,你只需要知道,我今天还是保住了你的清白,至于之前装成徐林宗骗你,那是为了锦囊,不得已而为之,如果你一直要揪着这个不放,你说吧,要怎么样你才肯原谅我。 ”屈彩凤双眼通红,直勾勾地看着耿少南,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要你的命,你死了我才可以考虑原谅你,怎么样,你做得到吗?”耿少南沉默半晌,摇了摇头:“我现在还不能死,这点我不能答应你。 ”屈彩凤冷笑道:“你答应了就怪了,所以,这个问题没有解决的办法,要么你现在杀了我,要么你就准备一辈子迎接我的复仇吧。 ”耿少南的双眼中冷芒一闪:“屈姑娘,你以为我是怕了徐林宗,这才要求着你吗?我实话告诉你,我不过仍然是念着以前武当的香火之情,尤其是考虑到我师妹的感受,才提出这样的要求的,现在我锦囊在手,天下我有,你觉得我有必要跟你这样低三下四地恳求?”“还有,我告诉你一句,今天我没有动你,不是因为我不是男人,也不是因为我跟徐林宗还有太多的顾念,我是为了我师妹,我不能背叛她,你明白吗?”屈彩凤哈哈一笑:“原来你还是个情圣了,耿情圣,你这么爱你的师妹,就是一直囚禁着她不放,把她带进锦衣卫这个龙潭虎穴,然后再跟她的父亲,跟她的门派拼死拼活,以命相搏吗?”“耿少南,别再说这些虚妄之言行不,我都替你脸红,你明明就是权欲充满了脑袋,想要夺权篡位,却口口声声说你是为了师妹,你这鬼话恐怕连何娥华都不会相信,还想来骗我?就是徐林宗说他不要当皇帝,只要我,我都不会信的。

”耿少南轻轻地叹了口气:“你这个女人,果然是不可理喻,如果我不是为了师妹,早就下山夺位了,还用得着一直呆在武当山,等徐林宗来坏我的好事?现在我留师妹在锦衣卫,一来是她有身孕,只有在锦衣卫里,她才安全,二来,我要跟陆炳合作,也只有这样,不过看来我说什么,你也不会相信了。

我只问你最后一遍,你是不是铁了心,要跟我作对到底?”屈彩凤咬牙切齿地说道:“不错,所以你最好现在就杀了我,不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今天之辱,必将十倍奉还!”耿少南的眉头一皱:“要是我治好你的毒,让你恢复青春与容貌,这样赎罪可以吗?”屈彩凤闭上了眼睛,幽幽地说道:“你这样对一个女人的伤害,是可以用这些来弥补的吗?耿少南,我不是何娥华,不会逆来顺受,给你占了便宜后也只能认命,我屈彩凤不是这样的性格,所以,你也别指望我会妥协。 ”耿少南咬了咬牙,继续说道:“那要是徐林宗呢,你可以不顾及自己,就不怕我跟徐林宗这样你死我活下去,要了他的命?要知道,现在我可是锦囊在手,一旦得到天下,无论是武当还是你巫山派,我随时可以碾压!”屈彩凤睁开了眼睛,冷笑道:“这个冷血无情的臭男人,你觉得我对他还有什么情意吗?若不是你这回扮成了他,我又怎么会给你这样欺负?告诉你,我现在恨他,并不比恨你少,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你最好先杀了他,然后,我再杀你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