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课程研制的价值取向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9
  • 73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小说 >> 文章
简介 【中学农村教师论文】活动课程研制,应坚持何种价值取向?这是目前活动课程研制者较少注意到的问题。 然而,在不同时代、不同国家和不同地区的活动课程研制都有自己相应的价值倾向性。 这种倾

活动课程研制的价值取向

【中学农村教师论文】活动课程研制,应坚持何种价值取向?这是目前活动课程研制者较少注意到的问题。 然而,在不同时代、不同国家和不同地区的活动课程研制都有自己相应的价值倾向性。 这种倾向性体现在活动课程规划、实施以及评价诸环节之中,对活动课程研制的全过程起着导向、调控的作用,成为活动课程理想付诸实践的关键支点。 回顾活动课程理论和实践的历程,探讨活动课程现实存在的基础和未来发展的需要,可将活动课程研制的价值取向做如下梳理。 一、“经验中心”价值取向研究活动课程无论怎样也离不开杜威。 杜威对活动课程的贡献非他人所能比拟,他批判吸收了卢梭的自然教育思想、裴斯泰洛齐的教育遵循自然的原则和福禄培尔的自动活动思想,立足于自己的实用主义、经验的自然主义和机能心理学,对活动课程进行了系统的理论阐释,并将他的课程理想付诸教育实验。 我们从杜威对活动课程的理论分析和实验探索中发现杜威课程研制的价值取向就是“经验中心”。

杜威的全部课程论甚至包括方法论可用一句话“从做中学”来概括,而从做中学的重要理论支撑点就是杜威的经验论。 杜威曾把自己的教育哲学总结为“以经验为内容,经由经验来进行,为了经验的目的而进行的教育”(注:瞿葆奎等编:《曹孚教育论稿》,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第145页。 )。 经验是怎样产生的呢?杜威认为经验总是先对事物采取行动(主动),再遭受或经受结果(被动),这两者的有机结合才产生经验,没有二者的结合(联系),行动只能是孤立的,无意义的。

杜威认为,“常语所谓‘从经验中学习’,就是在我们对事物有所作为和我们所享受的快乐或所受的痛苦这一结果之间,建立前前后后的联结。 在这种情况下,行动就变成尝试;变成一次寻找世界真相的实验;而经受的结果就变成教训——发现事物之间的联结”(注:赵祥麟、王承绪编译:《杜威教育论著选》,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81年版,第175—176页。

)。 “有所作为”就是经验的主动方面,而享受的快乐和痛苦则为经验的被动方面,这两者的“联结”就是经验的学习。

杜威认为这种学习就是尝试,就是“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