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秋离:我也算是个励志屌丝(组图)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8-12
  • 175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小说 >> 文章
简介 林秋离和他的太太熊美玲,熊美玲也是台湾著名的词曲作家,歌手 要问什么人和明星接触最多,除了他们身边的助理,大概就是词曲作家了。 曾写过《哭砂》《谢谢你的爱》《听海》《剪爱》《江南》等作

林秋离:我也算是个励志屌丝(组图)

林秋离和他的太太熊美玲,熊美玲也是台湾著名的词曲作家,歌手  要问什么人和明星接触最多,除了他们身边的助理,大概就是词曲作家了。 曾写过《哭砂》《谢谢你的爱》《听海》《剪爱》《江南》等作品的台湾著名词作家林秋离,最近就写了一本《偷你的心情,写情歌》,来记录和明星之间点点滴滴的故事。

书中的30篇文章,每篇文章的标题都是林秋离创作的歌曲歌名,讲述了与这首歌曲有关的爱情故事,以及在创作时和明星的互动。

  在这些文章中,能看到他曾经写下那些著名的歌词—“听,海哭的声音……”“当梦被埋在江南烟雨中,心碎了才懂……”时的种种心情和故事,也能看到他后来成为音乐公司老板后对流行音乐发展的思考。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本书是他为了和大陆的粉丝互动而写,更在其中大曝:自己也算一个励志屌丝!  A 写书字多钱少不过不用看人眼色  :看到《偷你的心情,写情歌》这个书名时,觉得有点怪,为什么想了这么一个书名?  林秋离:我先发誓,在30年的创作生涯中,我从不偷别人的东西!只是我自己的感情太专一,才会想借别人的感情故事来写作。

不管你们信不信,我的老婆就是我的第一个女朋友,我所有的爱情故事都只能从这一个女人身上挖掘,偏偏她又很特别,很难找到参考,所以我只能“偷”别人的心情来写情歌啦。

懂我的人就能看懂啦。 比如音乐人小柯就说,这个“偷”字用得好,因为我们作词人的精力和阅历是有限的,都拿自己的故事、自己的心情去写歌的话,我怎么可能30年写了700多首歌呢?所以一定是用你们大家的心情,来丰富我的创作,这样每个人才能在我的歌里听到自己的故事自己的心情。

  :词作家写书,感觉和写词有什么不同?  林秋离:第一次出书,感觉到写书好亏啊,哈哈。

因为填词一首就有几万块,但是写一本书,那么多字,也没有多少钱啊。

不过正经说的话,写词是帮别人,别人拿去唱拿去宣传;而写书是为我自己,我想写什么就写什么,不用看别人的眼色。

  这本书里写了30首歌曲背后的故事,我基本上一天写一篇,但没法跟填词相比,因为创作的灵感有时多有时少,如果我写词也是一天一首,岂不是发大财了?其实通过这本书,你可以了解一个幕后的作词人的想法和个性,以及和一般人不太一样的思维。   山西晚报:看到你在宣传语中说,这本书其实就是为大陆读者写的,为什么有这个想法,专门为某个地方的人写本书?  林秋离:其实很多年前就有人找我写书,因为他们很好奇,每首歌背后一定有一个故事,而且他们看我这个人好像也蛮有故事的,长发飘飘的,哈哈。

但今年我才动笔,是因为我发现很多听歌的人,在微博上、微信上比较关注我,我才有了和他们互动的想法。

而且,如果这本书没法在大陆发行,那我就不写,因为我的书,要有很多人看才行。

  我在书中也用了很多大陆的流行语,比如“屌丝”啦,因为我本人就是一个屌丝,一个从最初的“少爷”、因为家道中落变成屌丝的人,然后凭自己努力,现在好像又变回少爷的人,是不是很励志?  B 刘德华好肉麻,阿杜不好玩  山西晚报:看到书里面写到,创作《听海》的时候是拉了几个美女去海边找灵感的。

看来创作歌曲也挺好玩的,其它作品里是不是也有很多我们大家不知道的小故事?  林秋离:讲一个《曹操》的创作故事吧。

那时候做音乐公司老板的我,意气风发,睥睨天下,但突然有一天下属来跟我报告财务紧张(其实他们就是用这种方法“逼”我写歌啦),恰好我当时开始玩网络游戏了,于是我一拍下属的大腿:“我们来玩三国!”意思就是写首关于三国的歌。

要说“玩”歌手,阿杜绝对不好玩!他什么时候都是一个样儿,戳戳捏捏后还是那个样子,林俊杰就好玩多了,我一下子把他变成杀手,一下子把他变成机器人,所有线上游戏里的人物,我都可以搬过来让他耍一耍。

  既然要玩三国,那肯定要玩最最亮眼的曹操。 我问俊杰:“你懂曹操吗?”他老实摇摇头:“不懂!”我说“不懂最好!你赶紧上网玩三国的游戏,曹操是古人,你就用现代的你玩他,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俊杰点头答应后没几天,拿了一首曲子过来开会,我一听就感觉到那种霸气,回家填了词,心想,唱片圈啊唱片圈,曹操都来了,你们怕不怕!怕不怕!有木有!  山西晚报:接触过那么多歌星,谁给你的留下的印象最深?  林秋离:我对每个合作过的歌手的感觉,都写在了书里,可以在我的书里找到这些故事。

  山西晚报:能不能说说明星们私底下的样子是什么,估计歌迷们最想知道了,举几个例子吧?  林秋离:先说刘德华,他帅,人又好,你们当然都知道啦。

不过我就觉得他很“肉麻”,比如给我的书写推荐语,“爱就是爱,不用多说。

就是爱你,就是爱你的创作……”哇,好肉麻。

还有阿杜,就是你们通常所说的“反射弧比较长”。

有一次我问他“觉得《离别》怎么样?”只见他思索很久,抬起头来坦然对我说:“离别不好。 ”我登时乌云罩顶,脑袋里更有一群乌鸦飞过!再问:“为什么《离别》不好?”这下,他想更久了:“离别太伤感了,我不喜欢离别。

”我直接怒了,公司对他的定调是走沧桑漂泊的路线,难不成我还写那种热情奔放的歌给他唱啊!我伤心外加气他不识货啊,勉强按捺情绪:“好吧,这首歌还是美玲姐指定要你唱的,唉,可惜啦!”却见他依然没心没肺地羞涩回答:“哦,林老师,原来你问的是歌曲啊,《离别》很好啊!”我脸上早已横七竖八地画满了黑线。   C 该付费就付费,音乐人才有活路  山西晚报:写了那么多歌,有没有考虑自己唱两首出来?  林秋离:不可能,不考虑。   山西晚报:除了词作家,你还是一个音乐圈的经营者,觉得现在经营音乐和以前有区别吗,最大的难点在哪里?  林秋离:因为整个音乐载体的改变,传输方式的改变,人们取得音乐的渠道改变,所以现在没有办法像以前一样用CD的方式来界定销售的情况和整个专辑的包装、概念,所以很多东西都需要重新设定。

  至于最后找到什么方式,也只能一边尝试,一边寻找最好的呈现产品的方式。

  山西晚报:喜欢流行乐的人越来越多,但是很多音乐人才的处境却让人忧虑。

能否说说你的看法,当今华语乐坛有哪些问题,怎样才能良性发展下去?  林秋离:解决这个问题很简单,就是把使用者付费这个方针贯彻下去。 比方中国大陆的所有音乐载体(比如互联网、卡拉OK),如果能按照国际惯例付版税,音乐人就有活路了。

  本报记者 康少琼    新书节选  我没有偶像,但我喜欢刘德华  记得那年在可登唱片,大头(陈复明)带了一个帅哥来见我,那时候华仔还有一点青涩,公司要我写他专辑里的一首歌,同时也是他主演的电影主题曲(《法内情》)。

  我们交谈了几句,后来我按捺不住心中的忌妒,赶紧逃离现场。

哪里来的这么帅的男人,赶紧回家守住熊美玲(林秋离太太,词曲作家),心想着绝对不能让他们见面,我们刚刚订婚,婚结了才答应帮他写歌吧!  后来果然曲子是大头自己写的,但歌词呢,我倒是填了。 那是我第一次认识华仔的心理状态,那时还不流行偶像这个名词,但我隐隐约约觉得这种人是祸害!  经过了一些年以后,华仔果然祸害了很多怀春少女,可是让我最佩服的是,他给了她们幻想,但从不破灭她们的美梦。

华仔一向洁身自好,形象好到不行,我忍不住想,这才是真偶像。   作者:康少琼。